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1395阅读
  • 2回复

【转贴】人在漳州——苏康宝——一个感人的漳州故事

楼层直达
鱼币
752
经验值
466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有些往事埋藏在心地多年,滤去杂思,闲来翻番,总有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正因如此,十九岁那年的七月,当身处闽南异地的漳州时,有一种无言的寂寞与彷徨曾长久地占据在我的心底。多年以后,我始终在想,今生今世自己对于漳州的一片记忆,也许永远都只有和那条九龙江有关了。

我和父亲在离漳州市区还有三十多里的路程的九龙江畔下车。夜幕四合,伫立在江边,远方漳州都市的灯光映红了夜空,让人不难想象的出那里的一片繁华和喧嚣。而身处江边离我们最近的东山上的那枚月华则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色彩,似乎正顺应着我们的感觉,沉默而又寂寥。

九龙江水从大山中平缓地流出,江两岸对峙的山影如望乡的游子,巍然不动的身影让我淡忘了时间的流失,再看天幕之下,银练似的江面和两岸密密层层的篁竹蕉林中闪烁不停的农家小窗里的灯光,内心的乡愁早已忘却了几份。

我们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来,人在漳州,站在闽南最富裕的土地边缘,我们只是为了三十年前结缘于江边的那段故事。为了寻找多年以前遗忘在江边的那段誓言,父亲执意于想答谢一番恩人,我们奔着漳州儿来。那段故事,我已经听了多遍,年少的我只是一直怀疑如今的尘世,这般教人牵挂的真情还会有人来珍惜吗?可父亲不同,因为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在他心中珍藏已是三十多年。

三十年前也是一个黄昏。

江水依旧,一个流浪的少年,为了谋生千里迢迢从浙南,风尘仆仆地赶到江北岸时,已是大汗淋漓,脚上的草鞋已经绽开了维系它的绳索。少年在泊着许多小舟的江边止步,他看到这时的渔船上的灯光倒影着清亮的江面,碎成千金,就象故乡夏夜漫天星宿。少年要过江,要到江南岸的漳州寻找故人。可是身无分文少年不是一个占便宜的人,他解开蓝花土布,取出离家时母亲缝制的圆口布鞋,意欲抵做过江的费用。想到慈母的亲情就要无奈地流落到他人之手,少年内心悲痛却有无奈,他暗想母恩在心,待回头之日再赎回。

摆渡的老妇将船摇到江心时,同船那位清秀的渔姑在母亲的示意下,从船舱的那头为少年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那时少年有生以来喝过的最鲜美的鱼汤,那是少年漂泊他乡品尝过的最浓的一段真情。少年的泪水忍不住滴落在缓缓流淌的江水之中。少年回头时,却见那老妇也在悄悄地试泪。仰望夜空北斗七星,少年第一次感到离家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船到九龙江南岸。老妇把布鞋重还给少年:“收你的鞋是怕你自觉无钱而不肯上船,如今船已到岸,你仍然可以揣着布鞋好好行路。离家在外要好好保重呀……”。

少年离开舟边时,给老妇磕了三个头。少年俯下身子的时候就在想,假如有回头的哪天,自己一定要来报答感谢这位慈祥的母亲。父亲说那夜离开江边时,江边石山上的寺庙里传来阵阵钟声,这钟声撞击着他的心已是多年,无论辗转大江南北,历经风霜雨雪,自己始终都未能回到九龙江边,一个未解的心愿让他一直怀揣着到暮年依然不能释怀。

江边风景依旧,可江边的故人还会在摆舟吗?盯着江边,父亲一脸疑惑。

七月的漳州九龙江荔枝林密布的那个小村子里,我和父亲始终没有找到泊在岸边的舟子。我们一脸的困惑和迷茫最终无人能够解释。我们满怀的激动和预想如云烟飘飞。望着九龙江上伫立的那两座新桥,父亲自言自语:是呀。江上如今有了桥,也许早就没人来摆渡了,这么多年来我就怎么没有想到呢。

江水清流。那夜宿在江边农人家中,父亲倚靠在床头吸了一夜的烟,那烟头一暗一明的火光,一直烙记在我的心头,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负债之痛,原来是岁月里所有的风雨都不能冲淡的。

如今父亲已经撒手人寰,那份内心深处的歉意也没有兑现且已无法兑现。但是多年以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为停顿多时的本文续写结尾时眼前一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荔香淫侵的江边,却见一个少年背负行囊,步履匆匆地渡江而过。末了对舟深深叩一个头,道一声恩人啊,回头之日,再来感谢你……,那孱弱的身影就这样永远地溶入漳州浓浓的夜色之中,再也没有回头过……

[ 本帖最后由 ceiba 于 2009-7-30 23:24 编辑 ]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5714
经验值
222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9-08-26
支持
鱼币
4174
经验值
1693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9-09-14
写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