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1429阅读
  • 2回复

我的名词3

楼层直达
鱼币
428
经验值
143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眼泪:为什么会流眼泪,眼泪为什么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流出来?我流眼泪,不是因为谁欺负了我,而是因为如果被欺负了,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软弱的感觉,总是让人想哭。就是为了很想自己为自己争口气,所以眼泪才流了下来。越是在意越是流得凶。





有一次,我戴着耳机,听着广播节目,那时候我被耳机里的一句话吓醒,那句话一直在重复着:“你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你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当时不知道广播里为什么会一直在说这句话,但是听到这句话我忽然心惊胆战。里面是个女声的声音,我觉得这样的口气,应该像是我母亲会说出来的。











50元:50元并不是很多,但那50元使我忽然充满了自信。





我的表姐告诉我和我弟弟,家具广场有一个宣传活动,让我们去做兼职。因为有弟弟陪着,我才跟着去了。去的时候,因为很怕自己会能力不够,一直很忐忑。第二天,我去参加话务员培训,弟弟去外面跑传单。我在的培训部有十几个年轻的男女,大都是暑假工,而那时候我已经26岁。





因为我对沟通这件事一直很担忧,所以培训的时候我都特别认真。第一天正式打电话的时候,我比其他的暑假工更认真,第一天临近结束,培训的姐姐告诉所有人,我的业绩是最好的,还当场奖励了我50元。这50元打消了我所有的自卑,那之后的几天,我都格外自信。





在最后一天举行活动的时候,我负责兑奖,顾客消费满额度,有了经理的签名,就可以来我的地方兑奖。一位中年男子拿了一张50元的兑奖票过来,因为没有经理的签名,我跟他说要核对一下,那个中年男子大发雷霆,上前一步,完全是攻击的姿势,我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中年男子有中年男子的道理,说是导购承诺的,凭什么不作数,经理过来帮忙解围,不过是误会,我已经被围观的人拉开。





但明明是公事公办,让我觉得心里十分委屈,眼眶不由自主的就红了。那之后,有一些时候我每每想起来中年男子对我发火的样子,就很想去报仇,想要杀了他之类的。后来,有几次,我在脑海里回忆那个场面,假装自己骂了他一顿。但总归,是因为觉得自己无能,因为那个时候第一时间就被吓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是我硬逼了回去。





一位男子特意过来安慰我不要在意,说他当服务生的时候,经常面对这种事,顾客是上帝。





我也觉得确实没必要哭,但眼眶还是红了几次,又逼退了几次。














湿衣服:小学的时候,我故意洗好了衣服,就将衣服放在盆子里。每次母亲都会扯着很大的嗓门骂出来:“怎么洗了一半”,那时候我的心里就在想,我就是故意要洗一半。母亲逼我将衣服晾上去,我都只是看着她生气的样子,面无表情。





心里再一次对自己说:没错,你就只会吼我,对我弟弟却很温柔。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体温计:也是小学的时候,亲戚带我去后山上的培训蘑菇的房间,那里平时没有什么人。


我的亲戚拿出体温计,说是要给我量体温,量体温却是脱了裤子。我假装什么都不懂,但隐约我从对方见不得人的气氛中,已经知道对方是在做不好的事。他以为我不懂。我只是假装什么都不懂。














鬼:我的父亲有一个喜好,就是电影只喜欢看鬼片,我家的碟片有许多都是鬼故事。





弟弟从小就不敢独自去洗手间,因为要经过阴暗的地方,去了才能打开灯,夜里弟弟每次要去洗手间都要拉着我才敢去,我就陪着他在外面等着。





我嘲笑弟弟胆小,但是后来,每到夜里,我自己也不敢出门,每次要上漆黑的楼梯,脑海里就有吓人的场面,心里默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我跑得飞快。





有一部古装剧,貌似是韦小宝之类的武侠剧,里面有个人被断手断脚刺瞎了眼被养在水缸里的男人。以前每次我要掀开水缸的盖子,去打水的时候,身体都能绷紧,死死看着水缸里面,发现并没有人的时候,才会松一口气。





有一种鬼片,是会让人的体内长出虫子,到如今,有时候恍恍惚惚看到身上有小东西,都会很怕是有一只虫子往身体里钻,又或者哪里忽然刺痛了一下,我的手就会抓向皮肤,企图把快钻入体内的虫子抓出来,但是什么都抓不到,我就很认真地打量自己的皮肤,看看有没有虫子入侵的痕迹,辨认不出什么痕迹,才会松一口气。














鱼玩具:在我母亲娘家的某个洗手池里,放着一条红色的很漂亮的鱼玩具。





小的时候,为了生二胎,母亲带我跑路躲在了娘家。那段时间的印象我都不记得。





却是总记得那里的洗水池里有一条鱼,它有很多美丽的红鳞片,栩栩如生。





我记得我站在水池旁边,视线总是会不经意地看向它,我并没有去摸它,只是觉得好喜欢。











小白兔:那天回家丢了一张贺卡。第二天老师找我去办公室将贺卡还给我,问我这是写给谁的。里面写着我的名字,写给小白。我不敢说是兔子,觉得自己挺丢脸的,因为写贺卡给自己的兔子是幼稚的事。





那时候,家里有很多兔子,母亲会坐在走廊里,一边晒太阳,一边抓出一只母兔子,又抓出很多光溜溜的小兔子来喂奶。喂的时候会说:“这只给你,这只给弟弟”,后来我写贺卡的时候,我的小白兔已经长满了白色的毛发,已经长成了手掌大小的样子。











彩票:村里的叔叔问我什么时候出嫁,我说要是我中了彩票,我就出嫁。后来我长到很大了,叔叔就问我怎么还没有中奖。我想是因为我从不买彩票吧。











野田妹:野田妹是一个生活很邋遢的喜欢弹钢琴的妹子,我喜欢她不是因为她跟我一样邋遢,而是因为她的邋遢的房间里有一台钢琴,而每一次野田妹弹钢琴的时候,她的脸上就会神采飞扬,好像自由地奔跑在音乐的草地上,又是起跳又是纵身,像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舞蹈。





我喜欢她投入其中的那种感觉,我觉得那就是快乐的感觉吧。





一种自由的灵魂。











梦:每次梦的最多的,就是梦到自己在教学楼里穿梭着,却怎么都找不到我自己的教室在哪里,也许我忘了,也许是教学楼太错综复杂,我总是从一层楼下到另一层楼,一个一个楼层的找,每一间教室都是已经坐得很端正的学生,但是我心里知道,那不属于我,我还没找到属于我的那一间。











情书:高二的时候,我从文科转到理科,矮矮的我插入新的班级,却是坐到最后排的位置。





一天,我的抽屉里出现了一张情书。打开看落款是班里的男生。那时候,才留意到我的左手边有一个又高又帅的男孩子,上课总是喜欢趴着睡觉,还经常迟到。





我前面的女同学作为中间人,总是问我感觉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因为年少特有的矜持,我一直不敢有什么表示。





但是那男生真的挺帅气的。





第一次收到情书,确实有心悸的感觉。体育课会情不自禁留意他的身影,又会怕避嫌故意避开。有一次,我摘下眼镜摆弄着,虽然没有回头,却是在意,他会不会看到我的动作,我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尴尬。





后来我前面负责传字条的中间人女同学跟男生成了一对。





后来他们自己传字条。





那个时候,我才终于释怀了。














遥控器:小时候暴力,动不动就摔遥控器,因此家里的遥控器换了很多次。





因为妒忌弟弟得宠,有时候没来由的对弟弟凶,发起火来的时候就会摔遥控器。





后来,察觉到对弟弟的态度太差了,内心仁慈,才慢慢对他好一些。他得寸进尺,从此只有他欺负我的份,我再也欺负不了他。








祈愿符纸:我将一张写着愿望的字条放进了大厅的香炉里。





母亲很快找到那张纸,问我是不是我写的。





我没有承认。





里面写着希望母亲某个方面变好之类的话。那时候信鬼自然也信神。





我不承认,但是我知道母亲是知道是我写的。





鱼币
674
经验值
500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10-16
都写出来是不是爽多了人嘛,开心就好,不开心就干点让自己开心的事

---来自iPhone客户端

鱼币
74
经验值
12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12-27
好个宅女! 还是要走出去,太内向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