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44阅读
  • 0回复

我的高冷大小姐

楼层直达
鱼币
20
经验值
1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第一章 上门女婿
“李晴川,今天你必死无疑。”猛烈爆炸声下,一名青年拉着一名冰冷少女,带领无数人马涌到舰首。
“呵呵,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死在你们手里。”青年满身鲜血,纵身投向背后汹涌大海。
“他跑了!”有人发出一声大叫,无数雇佣兵手持冲锋枪向大海中疯狂射击。
“寒霜团长,李晴川跑了。”一名老者走到为首青年身边,脸色难看的小声说道。
“放心,李晴川跑不了。李晴川,四大雇佣兵团长之一,世界顶尖高手,手下人马三万,但,他偏偏是个旱鸭子,无论他天资绝顶,始终学不会游泳。我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带你们在海上围攻他。前面就是华夏的海境了,不要和华夏海军发生冲突,我们走。”青年眼神冷傲,穿着一身笔挺的大元帅服转身离开…………
………………
五天后,华夏北方某沿海城市。
李晴川没死。
此刻,他呆呆的坐在病床上,和一名警服美女对视足足半个小时。
“长能耐了,学会离家出走了。”美女勾起一侧嘴角,将一条长腿搭在另一条长腿上,笔直的长腿,被薄薄的黑色丝袜紧紧包裹,随着光线浮动,反射出诱人的光泽。英姿飒爽的警服,遮挡不住她美好动人的身材。看着林枫,她眼神中尽是玩味不屑的笑容。
“你认错人了。”李晴川屏着呼吸。
病房中,尽是警服美女诱人的体香。
“哦?我认错人了?”美女笑了,看着林枫的眼神更加不屑,高高在上,“那么,请问我亲爱的丈夫,您是姓李,叫李枫么?”
“我是姓李不假,但不叫李枫,我叫李晴川。”李晴川说。
“哦,原来我认错人了。”美女笑了,看向身边一名女孩儿。
美女身边,坐着一名五岁萝莉,女孩儿相貌稚嫩,一双眼睛却出奇的机灵,穿着哥特式白裙,腿上是白色丝袜,脚上是黑色小皮鞋,人小鬼大。
这一刻,她和警服美女全都笑了,笑声中充满着嘲弄。
“很聪明,居然为自己改了一个名字。”美女说。
“…………”听了美女的话,李晴川…………
“这个,是你的吧?”美女以雪白细长的手指,捏起一件国际护照,微笑。
“是我的。”李晴川轻轻点头。
“胆子不小,为自己伪造了一份国际护照,上面还有着二十多个国家的印章。你去过二十多个国家?就算为自己重新伪造身份,也要伪造一个像点的吧?”美女将手一扔,任由护照掉进垃圾桶。
“你竟然扔了我的…………”李晴川顿时深吸一口气。
“这个也是你的吧?”美女又捏起一张黑金卡。
“不错。”李晴川轻轻点头。
“捡了一张有钱人的黑金卡,就以为自己也是有钱人了?怎么?想拿着这张黑金卡买飞机?”美女笑。
“不行吗?”李晴川问。
“呵呵。”美女将手指一松,黑金卡再次掉进垃圾桶。
“美女,你有些过分了。”李晴川心里狠狠抽痛一下。
李晴川,四大雇佣兵团长之一,世界级顶尖高手,手下人马三万。此次在海上遇袭,身受重伤跳进大海。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有想到被海上渔民救起,辗转送到这美女的手中。美女叫轩雨妃,刚好有个老公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是上门女婿,因为在轩家受气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他被轩雨妃误认为自己老公,此刻正在被冷嘲热讽。
他被子上有个日记,上面记载着有关李枫的一切。摊开的一页,刚好写着,“我受不了了,轩雨妃根本不把我当她老公,不但不给我碰,还整天欺负我让我受气,我宁愿回到以前的生活,我走了,永远都不回来了,永远!”
无论李晴川怎么解释,轩雨妃始终不听,只以为他是自己的窝囊废老公,在和自己整事。
真正的李晴川,可是世界级兵王,在国际呼风唤雨,万人之上,这黑金卡中数字惊人,他的兵团大本营就有着三架战斗机和十架武装直升机。
“还敢冒充少将,给自己弄了一个少将军衔,和一堆破勋章,这大元帅服也是你有资格穿得?”轩雨妃又拿起李晴川的大元帅服,一并丢进了垃圾桶。
很快,一名护工走进来将垃圾打包带走。
李晴川几乎要哭了,“小姐姐,我真不是你老公,我叫李晴川!”
“混蛋,我爸因为你离家出走已经气得进重症监护,你还不承认自己是李枫?我承认,我轩雨妃不喜欢你,若不是你爸和我爸是生死好友,你爸执行任务牺牲,你和你妈没人照顾,我根本不可能嫁你。但是我爸呢?他对你不好吗?他是这个世界对你最好的人,你窝囊猥琐已经算了,竟然连良心都被狗吃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要把我爸气死才甘心!?”
轩雨妃突然一把抓住李晴川衣领,一双漂亮的眼皮快速粉红。
“你………”李晴川只感觉心口奇堵无比。
看一眼面前的日记本,心想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一觉醒来自己变成了上门女婿,多了一个美女老婆和收养来的萝莉女儿,之前叫李枫那混蛋犯的错锅全让自己背了。
不行,这锅怎么都不能背。
“妈妈,你别对他这么凶了。如果他再走了,爷爷一定会很生气的。”小女孩儿突然轻轻拉了拉轩雨妃的衣角。
听了小女孩儿的话,轩雨妃微微蹙眉。
李晴川不得不承认,轩雨妃绝对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一名尤物级美女。她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身材极品,一双大眼睛明亮,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只见她盯着自己双眼似是思考,突然一把将自己拉了起来,直接带进病房卫生间。
当门咔嚓一声被轩雨妃锁死,干净幽闭的空间内尽是轩雨妃幽幽体香。和轩雨妃站在不足五平米的空间内,李晴川只感觉喉头一紧,心里顿时说不出的紧张,“你想干什么?”
“摸吧。”轩雨妃明亮的眼睛闪烁,看着李晴川的眼神复杂。
“什么?”李晴川吃惊。
“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你的日记本中全都写着呢。而且我们在一起时,你也没少提过那种要求。你不就是想占点便宜么?好,我给你占便宜。但是占过这次便宜后,你不许再离家出走。摸吧,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是你老婆。”
轩雨妃声音无奈,轻轻闭上了粉红的眼皮。似乎显得很委屈,高傲的抬起雪白的脖颈,一脸认命的模样。
这是…………
看着轩雨妃鼓鼓的警服,李晴川的心里变的怪了…………
第二章 李晴川
一觉醒来有了老婆女儿,本以为是个麻烦,没想到还有点福利。
和轩雨妃距离不足一米,只要李晴川一呼吸就能嗅到她幽幽的体香。那是一种类似牛奶的沐浴露味道,中间夹杂着少女特有的香气。而轩雨妃鼓鼓的警服,更是让李晴川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目光。她已经闭上眼睛了,就算自己再怎么看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隔着警服的扣子,李晴川隐约能看见她里面的白衫。再向下看一眼,是轩雨妃穿着黑丝的细长美腿。
她身高一米七二左右,凹凸有致,绝对称得上人间极品。李晴川虽然已经二十五岁,却从来没碰过女人,此刻幽闭空间内的气氛渐渐变的暧昧,他的脸渐渐开始发红,心里某处窜动,开始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咕咚…………
他只感觉口干舌燥的厉害,轻轻咽了一口口水。隐隐的,他看见轩雨妃似乎也轻轻咽了一口口水,他的身体顿时变的难受了。
轩雨妃认错人了,她之前的老公已经跑了,发毒誓再也不回来了。现在他就是轩雨妃的老公,轩雨妃就是他的老婆。
如果他碰了这女孩儿,一定会对她负责。
想了想,他试探着将大手轻轻放在轩雨妃的腰上。
“你真摸?”轩雨妃立刻睁开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李晴川。
“不是你同意的吗?”李晴川懵了。
“好吧……”轩雨妃似乎想到了什么,恨恨的看李晴川一眼,又将大眼睛轻轻闭上。感受着李晴川轻轻触碰自己的大手,轻轻咬住嘴唇,“记住,是男人就说话算数。如果你占过便宜还想走,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恩,我不走。”感受着轩雨妃腰部的柔软质感,李晴川只感觉心里乱的不行,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
有美女投怀送抱,很多男人都克制不住自己,尤其是一个尤物级美女,李晴川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他只在心里想着,自己一定会对轩雨妃负责。他是单身,只要他对轩雨妃负责,心里就不会有什么罪恶感可言。
他渐渐把自己当成轩雨妃的老公,轻轻拥抱着轩雨妃的身体,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
当他缓缓将大手移向轩雨妃裙下,触摸到轩雨妃柔软并带着一丝冰凉质感的长腿时,轩雨妃立刻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李晴川眼神慌张,脸红的厉害。
轩雨妃不说话,只是用大眼睛狠狠瞪着他。
突然,李晴川的手稍微用力,轩雨妃的脸颊快速变得潮红,一双长腿轻轻扭动,这似乎是个提示,李晴川只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受控制,好像疯了一样抱住轩雨妃,另一只手伸向轩雨妃的衣襟。
“李晴川,你竟然真摸,你好不要脸…………”轩雨妃紧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
她讨厌自己这窝囊废老公,被他碰一下都觉得恶心,想要推开李晴川,身体却是那么的无力。
“这有什么的。”李晴川心里乱的厉害,用手解她领口的扣子。
“妈妈,奶奶打电话了。”突然,门外传来小女孩儿稚嫩的声音。
“放开我!”轩雨妃立刻睁开双眼,整个人仿佛清醒,用力推开面前的李晴川。
小平安,轩雨妃两年前收养来的女孩儿。她父母在车祸中死去,轩雨妃可怜她没有父母照顾,便将她收养,当成自己的女儿。轩雨妃性格冷傲,不喜欢与人说话,有着众多追求者,更是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她发现这世上没有自己看得上眼的男人,已经打算一辈子这么单着了。小平安就是她的女儿,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父亲逼着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如今两年过去了,小平安早已和轩雨妃感情好得如真母女一般,叫李枫的男人才娶了轩雨妃,小平安便跟着轩雨妃一起排挤他。
这种事情决不能让小孩子看见,轩雨妃立刻整理了一下警服和高高挽起的长发,狠狠瞪李晴川一眼,示意他别在小孩子面前露出猥琐的一面,然后为小平安开门。
突然被小平安打扰,李晴川的火也是少了一半,连忙打开一边的水龙头,假装在卫生间洗脸。
“妈妈,奶奶的电话。”小平安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轩雨妃。
“恩。”轩雨妃眼中露出温暖,接过电话走了出去。
待轩雨妃和小平安一起离开,李晴川才关掉水龙头用力抹把脸上的水珠。
刚才太尴尬了,怎么会控制不住把她摸了呢?
李晴川心里懊恼,忍不住深深的自责。
这回好了,虽然轩雨妃的老公从来没碰过她,轩雨妃还是干净的,但是自己占了人家的便宜,恐怕要摊上麻烦了。
不过,刚刚那感觉不错啊。
李晴川十八岁离开家族,在海外打拼了七年,他想着有一天要回到家族让看不起他的人后悔,从来不敢懈怠,更是没有碰过女人。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女人,这感觉让他有点回味,想想刚才的情景忍不住有点想笑。
轩雨妃绝对是顶级美女,若真当了她老公倒也不错。
“和我回家。”轩雨妃突然从外面走回来,看李晴川一眼有些异样,很快变得冷漠了。
“哦。”李晴川还有点便宜没占够的感觉,看一眼小平安又不好意思再做什么。
李晴川和轩雨妃的婚房为一个一百五十平的洋房,虽然不是什么别墅豪宅,但在这沿海城市并不便宜,而且装修精美,家中全是豪华的欧式家具,能看出轩雨妃家里条件还算不错。
“李枫,我妈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的心脏病已经好了出院了,但需要静养,让我们过两天再回去看他。我听说你是被人在大海中捞起来的,你也在家里休息两天吧。小平安先交给你照顾,我警局还有任务,可能晚点回来,记得我们的约定。”便将李晴川带回家中,轩雨妃简单对他交代几句,匆匆忙忙的走了。
还有点没占够便宜呢。
见轩雨妃才把他带回家就走了,李晴川有些失望。
不过走了就走了吧,他总不能不要脸的拉住人家占人家便宜。有些事可以做,但是太过了就不好了,等她回来再找机会。
既来之,则安之,索性,李晴川将自己当成轩雨妃口中的李枫,在家里转了一圈参观起来。
不错。
看够了自己的新家后,李晴川走进书房坐在了桌前。他感觉心口隐隐作痛,用手撩开自己的衣服,只看见他的胸口上,赫然印着一个紫色的掌印。
“我已经是世界级顶尖高手了,居然还会被人打成重伤,那女孩子是什么人?”
李晴川在书房中找到一叠A4印刷纸和圆珠笔,快速勾勒起一个女孩子的相貌。纸上的女孩子脸蛋圆润,长发如墨,相貌甜美可爱,一双眼睛冷如冰雪。就是她,一掌将自己打成了重伤。
他被国际势力无数仇家围攻,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拼死抢夺到一条快艇逃走,不至于走投无路跳海自杀。
他差一点就被人逼死,当他画好了那女孩子的相貌后,静静的凝视了一会儿那女孩子的画像。
我已经是这世界的顶尖高手,而有人竟然能一掌将我打成重伤。这说明她的实力远高于我,这样厉害的角色我就算不认识也该听说过,之前却从来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到底是什么人?
书房中有成条的香烟,是轩雨妃父亲之前送给他们摆放的饰品,李晴川拆开一盒点燃,渐渐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沉思。
看来,这江湖之大,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隐藏高手。这一战我败了,走投无路险些在茫茫大海中淹死,三万名手下全军覆没。我一定会报仇,但是我要怎样才能东山再起,重新将那些仇人打败?
啪的一声,有人重重一巴掌扇在了李晴川脸上。
李晴川被这一巴掌吓了一跳。
只看见小平安正穿着一套小熊睡衣站在自己面前,双手叉腰恶狠狠的说,“李枫,我饿了,快去给我弄点吃的!”
擦,竟然连一个五岁小朋友都敢欺负自己,这以前的林枫得是有多熊!?
“还敢瞪我,找死吗?”小平安以一双大眼睛逼视自己。
“小朋友,你是在和我说话么?”李晴川顿时拉下脸,一双眼睛变得冷了。
“什么?”小平安吃惊。
“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对待自己的父亲应该尊重一点么?”
李晴川淡然拿起面前的玻璃质烟灰缸,咔的一声,烟灰缸变得粉碎。
就看着那粉碎的烟灰缸,小平安…………
之前的林枫,一直被人看不起,老婆看不起,朋友看不起,就连一个五岁小朋友都看不起。
但,他不是林枫,他是李晴川!
第三章 赏金猎人
李枫只是个普通人,他却是经历过战场,在炮火硝烟下活下来的男人。他是兵王,手下死去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一刻,当李晴川微微发怒,满身的杀气、煞气、血腥气不由自主便溢了出来。
小平安还只是个五岁孩子,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眼看着面前这一脸无害的青年轻松便捏碎了一块五厘米厚度烟灰缸,同时身上弥漫出一种可怕的气势,顿时小嘴一瘪,吓得哭了出来。
“李枫,你打我,我要告诉妈妈。”小平安将一双白白胖胖的小手揉向眼睛,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熊孩子。”李晴川只是笑笑,起身就离开了书房。
他直接打开家里的门想要离开,看一眼餐桌上轩雨妃落下的钱包,将钱包一并带走。
半个小时后,李晴川带着两份香喷喷的肯德基外带全家桶回来。小平安已经不哭了,正坐在家中偷看动画片。
看见李晴川突然回来,她被吓了一跳,想一想他刚刚眼神冰冷的可怕模样大眼睛再次泛起泪光。
“吃吧。”李晴川将两大份肯德基全家桶放在她面前。
“哇,居然是肯德基!”小平安顿时馋的口水直流,想了想又怯生生的看向李晴川。
“怎么不吃?”李晴川笑了。
“妈妈说肯德基是垃圾食品,她不让我吃………”小平安想了想说。
“呵,我是你爸,咱们一家三口我才是一家之主,不用理她,这家里我说了算,吃吧。”李晴川说。
“但是,但是………”小平安又恋恋不舍的看向电视里的动画片。
小孩子贪心,既想吃香喷喷的肯德基,又想看精彩的动画片。
“喜欢看就一边看一边吃吧。”李晴川说。
“哇!”小平安顿时欢呼一声,一边看着动画片,一边欢呼吃起肯德基。
两桶肯德基全部被她吃光,李晴川只是静静的坐在她身边思考问题。他是个一言九鼎的男人,他占了轩雨妃的便宜,他答应轩雨妃留下,就一定会留下。但是他也一定会报仇,围攻他的那些势力,血债该用血来偿。
夜深了,小平安躺在李晴川身边安静的睡着了。李晴川轻轻抱起小平安到她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细心的掖好被子。
走回书房,他拿着圆珠笔在纸上写写画画,部署着他的复仇计划。
第二天。
当李晴川躺在床上睡的正香,隐隐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推他。是小平安,小丫头急的满脸通红,一边推他一边着急的说,“李枫,我上幼儿园迟到了,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完了完了,我要被老师说了……”
小丫头说话声音奶声奶气的,虽然只有五岁,但聪明的厉害,犹如很多大孩子一样。
“只是个迟到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向你老师交待一声就行了,没事。”李晴川不急不缓的起床,在卫生间中收拾了一番,才带着小平安出门。
离开前他看一眼轩雨妃的房间,轩雨妃一夜没有回来,她在警局大概很忙吧。
带着小平安在外面吃了个早餐,他才将小平安送到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似乎都认识李晴川,以为他是以前的林枫,看见他一点好脸子没给,同时脸色不善的看向小平安。
“老师,小平安就交给你照顾了。”李晴川将一小沓钞票塞进老师口袋中。
“李枫,你这是干什么?不行不行,这钱我不能………”老师脸色一变,立刻对李晴川说道。
“这钱我不要,拿好,别让别人看见,不好。”李晴川以大手轻轻捂住老师口袋。
“这真的不行的………”老师无奈的笑,笑得像花儿一样。
李晴川没说话,对老师笑了笑就走了。他很快有件事要办,暂时没时间打理小平安的小事,不然以他为人处世的手段,只需要一天时间,保证幼儿园老师看见小平安比亲女儿还亲。
而他要做的事是什么呢?
是赚钱。
他很生气,护照和银行卡全部被轩雨妃扔了。他堂堂四大兵王之一,手下养着三万佣兵,银行卡中何止百亿。不过,扔他银行卡的人是他老婆,他都已经摸过人家的身子,所以他决定原谅这个女人。
钱财是身外之物,如果他真的保留那张银行卡的话,去银行取钱有可能暴露自己,他现在手下全军覆没又身受重伤,如果他的仇家找来一定不是对手,银行卡丢了也算一件好事。
便这样安慰自己,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本地警局。
“什么!?你要我们警局近十年所有通缉犯的名单?”一名青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吃惊的看着李晴川。
只见面前的李晴川身高一米八零,体型消瘦,一张面孔清秀白净,隐隐中带有一丝苍白。
个子够了,但这体格,怎么看都不像狠人啊。
这李晴川,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警局近十年所有通缉犯的名单,而且是带悬赏的那种。通缉犯都是危险的,而且被悬赏的通缉犯更危险。几乎被通缉的罪犯每个人都伤过人命,有的甚至带枪。他们警察都没办法找到那些通缉犯,李晴川凭什么能找到那些通缉犯,并且将他们抓住?
很快,一大群警员被吸引过来,他们都觉得这李晴川是来搞笑的。几名刚被抓住的聚赌者用看热闹的眼光看向李晴川,露出一嘴黄牙,“这小子怕是想钱想疯了吧。”
“把近十年通缉犯的资料和名单交给我,三天内,我把他们全部交给你们。”李晴川燃起一支中华香烟,看着面前的警员淡淡的说道。
“朋友,你有一颗维护正义的心是好的,但是你别逗我玩行不?近十年的通缉犯,你怎么抓啊?有的早就跑到天南海北不知道去哪了,有的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知道。而且就算你运气好遇见一两个,就你这小体格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别闹了,这些通缉犯的追捕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你把他们交给我们吧,至于你,还是去找个班上吧。”警员无奈的挥挥手,请李晴川离开。
“我没有闹,我李晴川从来不开玩笑。”李晴川一脸认真的说。
“噗!”一名美女警员忍不住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李晴川一脸认真的表情就想笑。
“他是赏金猎人。”突然,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
“什么?赏金猎人?”所有人立刻向声音源头看去。
只见一名美女警员由门外走进来,一脸高冷,淡淡的笑道,“这世界有两种人,这两种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只不过一种人负责杀人,一种人负责抓人。一种人叫做杀手,一种人叫做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朋友,我说的对吗?”美女眼神高冷,微笑着看着李晴川。
她叫韩菲菲,是轩雨妃的同事加闺蜜。
“赏金猎人确实是我工作的一种。”李晴川饶有兴趣的看着韩菲菲。
“近十年的通缉犯资料全在这里,我相信你。”韩菲菲玉手捏着一沓文件。
“好。”李晴川伸手去拿。
“要是三天内抓不到怎么办?”韩菲菲突然玉手一扬,不让李晴川拿到资料。
“你说怎么办?”李晴川笑了。
“算你戏弄我们,给我们警局打扫一个月卫生吧。不过我们不占你便宜,你这一个月的清洁工工资我给你发。”韩菲菲说。
“如果我抓到了呢?”李晴川笑。
“随你处置!”韩菲菲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好。”李晴川拿过资料便离开警局。
“雨妃,今天警局发生了一件趣事呢。”韩菲菲站在玻璃窗前,看着李晴川的背影对电话说道。
“怎么了?”轩雨妃刚刚洗过澡,疲惫的躺在床上。
“有一个模样不错的疯子,他要走了咱们警局近十年通缉犯资料,说要三天内将这些罪犯全部抓来,而且只抓A级通缉犯。”韩菲菲说。
“哦?他叫什么?”轩雨妃提起一丝兴趣。
“姓李,好像叫什么李晴川吧…………”
第四章 小试身手
“没听过。”轩雨妃轻轻摇了摇头。
“我也没听过这个人,就是感觉这人挺有意思的。等三天后你就能看见他了,我刚刚和他小小打了个赌,如果他三天内抓不到这些罪犯,就连咱们警局当一个月清洁工。如果他抓的到这些罪犯,本小姐随他处置。”韩菲菲坏坏的笑道。
“你总是胡闹,万一他把这些罪犯抓住了怎么办?你真要随他处置?别忘了,你可是执法人员,注意一下你自身的形象。”轩雨妃无奈。
“玩玩嘛,谁说执法人员就不能有个人感情了?本小姐可是一个青春年少的小姑娘,正是爱玩的年纪。你放心吧,他肯定抓不住那些罪犯。三天后,你将会看见一个小帅哥为我们打扫卫生。长得不错呢,如果合本小姐心意,本小姐直接收了他。”韩菲菲坏笑。
“菲菲,我要睡觉了。”轩雨妃疲倦的笑了笑,美好的身躯蜷缩在薄薄的被子下,现出动人的曲线。
“对了,你家那个李枫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带来给我看看呀,还没见过你那个小老公呢。”韩菲菲说。
“别提他了,丢人。记得我们说好的,这件事不许告诉别人。”轩雨妃说。
“好,我不说。”韩菲菲笑了。
就躺在床上,轩雨妃不禁想起李晴川占自己便宜时的情景。虽然她并不喜欢这个老公,和他结婚半年了对他一直爱答不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显感觉这个李枫回来后变了。但李枫具体哪里变了,她有些说不好。
渐渐的,她有些心烦意乱了。不管他怎么变,他还是像之前那么贱,总是想占自己便宜。
而且这一次他竟然真的占到了自己便宜。
一想到昨天的情景,她心里就感觉说不出的侮辱。
睡觉!
这一边,警局还处在一片热闹之中。李晴川的狂妄,依然是大家工作时的谈资。不止警员们不相信李晴川的本事,就连被抓的罪犯们也全都嘲笑李晴川。一名罪犯蹲在地上,咧着嘴巴大声说道,“狗屁赏金猎人,吹牛呢吧。我咋这么不信呢,他三天内能把所有通缉犯抓回来?要是我啊,我犯了大案马上就跑,往苞米地里钻,往山沟沟里钻,哪块儿没有监控往哪钻,看他上哪逮我去!”
“你倒是挺会逃啊,怎么着,还想做个大案子?”一名警员脸色变了,皱着眉头看这蹲在地上的罪犯。
“王警官,嘿嘿,咱这不是说着玩呢嘛。咱可是本分人,不敢犯案子啊。那亡命天涯每天良心上受到煎熬的日子,咱可不敢尝试。也就偷个电瓶车,剩下的想都不敢想。”罪犯蹲在地上谄媚的笑。
“蹲好了,这回好好关你一阵子,看你下回出来还敢再犯!”警员大声呵斥。
“怎么了?这么热闹?”一名老者穿着军装,在一名青年军官的陪伴下缓缓走入警局。
“爷爷!”看见老者,韩菲菲顿时一改高冷,如小麻雀般扑向老者,紧紧抱住老者的身体。
“傻丫头,怎么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老者无奈,但眼神中露出溺爱,一只大手轻轻拥住了韩菲菲。接着,老者微笑着问道,“你们局子里今天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韩老,是局子里今天来了个很怪的小子,他一口气要走了我们局里近十年所有通缉犯的资料,说三天内一定抓住这些罪犯。哈哈,这不是开玩笑嘛。我们这些人民警察这么努力寻找都没找到的罪犯,他竟然说三天内全部能抓到。所以我们聊他呢,听菲菲说这小子是个赏金猎人。”一名警员微笑着说道。
韩威风,前省军区大佬。虽然已经退休在家,但军部余威仍在。他一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任某军区参谋长,少将军衔。二儿子任省内某市市长,不出意外,两年内提升副省长。三儿子为本市财团大佬,财富排行本市前三。女儿为科学家,一直从事科研工作,研究院副院长级别。这韩菲菲,便是韩家老三的独生女,为韩威风孙女。
韩威风与警局局长是棋友,没事便来找局长杀两盘,顺便看看自己的小孙女。毕竟她从事的工作有点危险,年纪大了放心不下。
“呵呵,想不到咱们市里还有这样的人才,这是好事啊。”韩威风和蔼的笑了,“不管他是为了钱也好,为了正义也好。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耗子就是好猫。他一共带走了多少份资料?他叫什么?”
“因为十年前咱们的天网系统还不发达,导致一些罪犯逃走后踪影全无。即使是我们每年过年去那些罪犯家里蹲点,也才能抓住一两个罪犯。现在好了,大街上全是我们的监控,基本一名罪犯的逃脱率只有百分之十。最近几年没有哪个罪犯能逃跑,都是以前跑掉的,一共是十三个。”
“那个赏金猎人叫李晴川。”韩菲菲正色道。
“李晴川?好名字,好名字………”韩威风微笑。
突然,他的记忆中闪过什么,和蔼平静的脸色快速大变。在他记忆中,一名青年穿着大元帅服,胸前挂满了闪闪发光的勋章。他的眼神冰冷,脸庞坚毅。站在装甲车上指点江山,面对敌人的炮火临危不乱。只以两千人,便帮助非洲某小国打败五万名叛军。这段视频,一直在军部的档案室中保存着。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这可是世界最顶尖的兵王级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这里…………
“爷爷,你怎么了?”“韩老,你怎么了?”
看见韩威风脸色大变,众人立刻吃惊的看他,只感觉整个警局内出现一种说不出的气氛,令人心中紧张。
“不可能是他………”韩威风忍不住轻轻摇头,呢喃自语。见众人紧张的望着自己,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笑了笑看向身边年轻军官,“柳斌,你说那孩子能完成任务吗?”
“不可能,他的成功率是百分之零。”年轻军官骄傲一笑。
“所以我和他打了个赌,如果他能抓到那些罪犯,本小姐任由他处置。但如果他抓不到那些罪犯,就来我们警局做一个月的清洁工。”韩菲菲得意笑道。
“胡闹,怎么能随便与人打赌?”韩威风低声训斥。
“玩玩嘛,我们每天的工作已经够紧张了,还不能苦中作乐呀?”韩菲菲不以为然。
“他不可能完成任务。”年轻军官面无表情说道。
“就是,他肯定完成不了任务。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恐怕我们局长早就特聘他为局里的专家了。不,就算是省厅,恐怕也要亲自来聘他当专家。”韩菲菲说。
“神组那些怪物都不如他。”年轻军官面无表情的补充。
“没错,神组那些家伙也没有他厉害呀!”韩菲菲拍着扁扁的胸脯笑。
就在这时,韩菲菲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了。只见警局外缓缓开来一辆小货车,李晴川由小货车中走出来,又打开小货车车厢,由里面拉出两个五花大绑的中年人。
一手拖着一个就扔到了警局门口。
接着,重新回到小货车上开车离开。
不止韩菲菲看见这一幕,正对着韩威风的警员们都看见了窗外的一幕。他们脸色大变,立刻蜂拥跑到门口。
只见那两名中年人被捆的结结实实,脸上写着他们的名字。
这两名中年人,正是本地近十年十三名通缉犯其中两个!
李晴川只一个小时工夫就抓到了两个。
就看着那两名通缉犯,韩菲菲的眼神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