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67阅读
  • 0回复

流年沉醉忆盛夏

楼层直达
鱼币
20
经验值
1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第1章 女人,做我的解药
“呕……!”
安盛夏把胆汁吐了出来,等她看清眼前的一切,愣在当场。
她正趴在一个酒店房间的洗手台上,距离她一米之远的地方,躺着一个浑身带血的男人!
眼眸猛地撑大,安盛夏一只手扶着后颈,努力回想起来,她是被打晕的。
因为偷听到继母侮辱妈妈做假账所以畏罪自杀,她愤怒之余,让捉弄她的继弟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随后,她被母女两个打晕。
醒来,就在这个房间了。
安盛夏愤怒的咬牙,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到一分钟,就会有人冲进来!
到时候,还不得冤枉躺在地上的男人是她杀的?
害死妈妈不够,还想送她吃牢饭是么?
她必须要逃!
安盛夏手忙脚乱的擦掉自己的指纹。
还剩不到二十秒,她咬牙从窗户爬了出去。
几乎同时,门从外面被推开!
悬在窗户上,安盛夏走投无路了,求生的欲望让她奋力的往上爬。
幸好楼上的窗户是开着的,她猫身走进了房间。
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安盛夏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刚才好险!她要是再慢一步,就要坐实杀人的罪名,那么她的一生就毁了!
此刻的安盛夏却毫未察觉,她身后站着一个身材颀长、如暗夜修罗的黑影……
胸口的黑色睡衣微敞,随性的吸引,男人深邃野性的黑眸,仿佛能透过浓稠的夜色,看尽她的灵魂……
置身在陌生房间,安盛夏紧张的心口直跳,只想尽快离开。
双手在漆黑中一阵摸索,安盛夏慢慢走到了门边,却不料贴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呃……这是什么鬼?”她好奇的捏了捏。
猛然间天地旋转,安盛夏被重重压进床榻,耳边是男人阴鸷的口吻,“99楼的高度,你也是蛮拼的。”
房间居然有人!
而且是一个男人!
安盛夏像见鬼了一样翻身下床!
却不料阳台传来一阵叫骂,“妈的,一定是让她跑了!“
惊的浑身颤抖,安盛夏简直不敢相信,这道声音……是她的男友韩子进!
和他在一起相处三年了,她怎么都没想到,韩子进会和那对母女合伙陷害她!
从前的她真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那种人渣!
很快,门铃就被按响!
他们是来抓她的!
“求你了,不要开门!”
她的衣角有死者的血迹,被发现就不好了。
情急之下,安盛夏用娇小的身子挡在门前,“帮帮我,他们是想陷害我!”
“就算是,我凭什么帮你?”
“你……你该不会,和他们也是一伙的吧?”
真是气死她了!
安盛夏愤怒上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便勾住男人的脖子,粉嫩的嘴角送上,封死他的薄唇!
呵,美人计。
“是你自找的。”男人反客为主,两条傲人的长腿倾轧下来,挤在她的双腿之间,随后狂烈的吻落在她的脸颊,脖颈,一步步往下点火。
这个无耻!居然占她便宜!
很快门外安静了,安全了,安盛夏嫌恶的擦擦嘴角,转身按住门把就想跑!
可她不盈一握纤细的腰,却被他伸手摁住了!
“利用完我就想走,嗯?”
“放开我!”
“你当我是公交,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男人声音从牙关拔出,猎豹一般阴冷,不容置喙。
刚要反驳,安盛夏意外他身体不断发烫的热度,难道他被……
“女人,做我的解药……”
男人放在她腰间的手稍微一用力,让她的衣衫滑落……
第2章 祸水,她的双胞胎儿子
好痛……
头痛的要炸裂,身下酸楚的离谱……
安盛夏极不情愿的睁开双眼,才刚适应了白天的亮光,就看到凌乱的大床,散乱一地的衣物。
衣服,是她的。
穿上却发现,都被撕裂了。
一晚上把她折腾11次也就算了,还要害她衣不蔽体?
臭男人去死!
脚尖蹭到一件男士西装,安盛夏还不屑去穿,紧紧抱住自己逃出房间,冲进了电梯。
“快点,后面几个快跟上,就要来不及了!”
“不能输给其他家媒体,一定要拿到第一手新闻!”
“啧啧,为了抢新闻,看来大家一早就来了!”
“这还用说么,安氏准千金的丑闻,可绝不能错过啊!”
走廊,群涌着如蚁的记者,闪光灯不停闪烁!
安如沫扭着水蛇腰,带领一帮记者冲进酒店房间抓奸,却没想到压根不见安盛夏的身影!
昨晚,只有这个房间没被搜过。
可安盛夏为什么不在?
就在安如沫转身欲走的时候,眼尖的发现一件男士西装,内衬上工整的纹了一个“权”字。
居然是权氏?
安如沫内心一震!
……
五年后!
国际航班安检出口,一个身材前凸后翘的女人,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短裙,一副职业打扮,却过分惹眼。
更惹眼的要数她一左一右的两个小包子,一动一静,两张粉嫩嫩的脸蛋儿,帅气的五官,简直是上帝的宠儿。
“哇,他们好帅!”
“他们居然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
“太可爱了,老公,我也想生一对双胞胎!”
但下一秒。
“天啦,这对双胞胎真可怜!”
“他们太可怜了,才这么小就要做家务!”
“哇,那个女人肯定是后妈!”
“宝贝啊,跟阿姨回家好不好?”
路人眼看安大白小小的身体推着行李,安小白吃力的抱着女士手提包,双手空空的安盛夏,无疑成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大白,小白,你们陷害我,才回国第一天就收到这么多白眼,我好心酸!”安盛夏无奈的扶额。
“哼,他们是在嫉妒你啦!”
“呃……此话怎讲?”
“因为他们生不出像我们这样机智聪明、又帅气无敌、还二十四孝的好儿砸!”安大白和安小白异口同声的道。
“哼,我说不过你们!”安盛夏嫣然一笑,水眸却闪过几分复杂。
五年前她逃出酒店之后,意外的发生了车祸,她差点丧命。
出院之后不久,她就被检查出怀孕,却再次遭遇了车祸。
有人想害死她!安盛夏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只好大着肚子仓促出国。
“妈咪,你又在犯花痴。”安大白一副,我知道自己很帅的样子,白了安盛夏一眼。
“没办法,太帅是宝宝的错呢!”安小白无辜的嘟起粉嫩嫩的小嘴,“都怪妈咪年轻时不学好,这么早就把我和哥哥两个祸水生出来,唉!”
他长这么帅,也是很无奈的好不好?
只要走到路上,就会莫名其妙的被搭讪、被强吻、被拍照。
就连吃个饭,都能刷脸。
要不是安盛夏年纪大了不好意思,靠两个小包子的脸,就能白吃一辈子。
“臭小白,我怎么就不学好了?”安盛夏挑眉问。
“第一,五年前你才刚成年,就吃过猪肉了;第二,我们一直没有爹地,可见你不知道自己吃了谁!”安大白抢先解释。
这么听来,她的确是蛮不学好的。
“怎么办,你们真的好帅好帅!”
这两个小包子,真是她儿子吗?
为什么没有继承她的瓜子脸?
儿子们除了颜值无敌之外,还很聪明。
他们三岁就能熟背唐诗宋词,跳级念书。
这个学霸的基因,也不是遗传她这个学渣。
看来,是遗传了那个男人的!
第3章 一对双胞胎,推销妈咪
那个,给了她一生噩梦的男人。
……
“妈咪,哥哥,你们快看,那栋楼好高哇!”
一行人走出机场之后上了一辆计程车,安小白调皮的伸手指了指窗外湛蓝的天,只见一栋摩天大楼高耸入云,哪怕离得再远也能看到。
“是啊,很大,很高,很壮观。”安盛夏顺势看去,却意外看到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同一个广告。
广告上,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星。
这张脸哪怕化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
是安如沫!
这五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希望继母李美玉和安如沫遭到报应,给死去的妈妈下跪认错。
可惜了,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上天没有惩罚安如沫,反而让安如沫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成为时下最当红的清纯玉女掌门人。
清纯玉女,呵。
安如沫在念书的时候,打架逃学,私生活更是乱。
至于继母李美玉,她这五年来肯定没少在爸爸耳边吹枕边风,让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安以俊接手安氏。
只是,她重新回来了。
等她有了能耐,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吱!
一辆红色法拉利停下后,走下来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女人得意的扭动水蛇腰,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下周,她就要和这个站在商业顶端最神秘的男人结婚。
勾起曼妙的红唇,安如沫竭力忍住内心的激动,缓缓走到精致的门前,敲了三下后,这才优雅的把门推开。
她抬起妩媚的眼眸,定定的望着站在落地窗前伟岸的身影。
男人几近190的身高,比顶级男模还要完美的身材,穿着类似禁欲的黑色西装和黑色衬衫,浑身上下透着神秘……
一双傲人的长腿包裹在同样黑色的西装裤之下,漫不经心的吸引,更添一份冷峻气场,让四周的空气都透着冷迫的压力。
男人微转侧脸,鬼斧神工般的英俊轮廓,每一处都是完美。
无疑,他是上帝的宠儿。
男人修长的指尖将文件轻放在桌上,声色冷冽,“有事?”
“耀,今天晚上,你可以陪我参加拍卖会吗?”安如沫知道,她是不同的,因为所有人都以为,那一晚是她。
“抱歉,行程满了。”权耀话音刚落,便有视频会议电话通进来。
“那……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心口忽而一窒,安如沫强掩微笑退了出去。
不过很快了!
很快,她将成为他唯一的妻子!
……
计程车高速往西行驶,三十分钟后,停在了一处公寓前。
“等进了门,要礼貌的叫人,知道吗?”摸了摸儿子们乖巧的脑袋,安盛夏分别亲了他们一口。
“知道啦,妈咪!”
安小白下车走之后,蹦蹦跳跳的样子,浑身充满了活力,一点都没有长途劳顿的模样。
安大白则小心翼翼牵着弟弟,一副好哥哥的姿态。
安盛夏伸手按下门铃。
很快,门从里头打开了。
“走的时候就连招呼也不打,现在回国也是,安盛夏,你出息了!”秦圣的怨念很深。
他和安盛夏是青梅竹马的死党,彼此很信赖,可安盛夏当年走的莫名其妙,他很生气!
“干爹!”
但下一秒,听到两个小包子亲切的叫自己干爹,秦圣瞬间消了气,“你们先坐,干爹我去准备吃的!”
“干爹,你也是单身狗吗?”
“对啊干爹,你不是说,五年后如果还是单身的话,就会娶我妈咪吗?”
“大白,小白,你们先吃水果,不要乱讲话知道吗?”安盛夏急忙打住话题!
她有这么可怜吗?居然要儿子推销她!
“妈咪,你是更年期到了吗?”安小白眨了眨一双招惹桃花的电眼。
安盛夏无语,“……”神马叫更年期,她还这么年轻好吧!
“妈咪,找个老实人,你就嫁了吧。”安大白冷酷的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