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8350阅读
  • 20回复

生计

楼层直达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生计
作者:烛台 发表时间: 2000/02/18 14:43

我想安静会儿。

我走出户外,任深秋里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爽,更重要的是,这些都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这玩意真俗,不管我如何热爱它,我都很清楚地肯定这个观点。当生活被挤兑得只能用钱来衡量一切的时候,真是可悲,更该死的是我已渐渐的不能感到悲伤。



呆在屋里时,我象只刚被阉过的猫,无精打采什么也不想干。看着七叔八伯蹲在人行道边上抽烟,一脸坏笑,夜里干了不少坏事儿吧。我看着他们脸上泛疲的表情偷着乐。

对面家的小刘正坐在沙发上愣着,我站的天台正好面对着他家的窗口,嘿嘿,听说,前几天被妞蹬了,瘪得跟个傻子似的。活该,不他妈有几个钱儿嘛,开CM骗姑娘,神气什么?也让你知道比你早步入小康的爷儿还多着哪,使的腕儿保证你小子这辈子想不到下辈子也学不完。听楼下的春花嫂说,那主儿是家酒楼老板,小刘的爱情就是让人家用钱活活砸死的。还听说他和女友都五年感情了,五年?算个P,就只是当自己帮人家养着媳妇而已,哦,不对,什么媳妇,那也就一情妇。我突然有点同情小刘,可十秒钟以后,我开始痛斥自己他妈的还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



我得下了,摆摊了。要不,月桂又得把我损得口干舌燥了。桂是俺媳妇。

鞋厂基本上算停了,我一个月上不到七天的班。两夫妻全身投入到下岗大潮中去了。八十年代的下海没赶上,九十年代的下岗还真让我们给逮个正着。

每个月六十块钱生活补助费。平日里我就到果农老张那进点水果,在农贸市场当个十足的小贩。月桂在家门口摆了个卖豆腐花的小摊。



早上八点多,我推着那辆破二十八寸的自行车,出门,和老张天天如一的讨价码。只要一穷,再熟的人也能厚上脸了。之后,到市场十字路口卖馒头的摊边挤个地儿,开始看着人流在慢慢由我身边流过,有的停下来看上两眼随口问个价,然后摇摇头就走开,有的连看也不看,这些人连我希望的权力也毫不留情地剥夺了……我突然想起了晚上发廊边上的妓女。

今儿开市运气不错,一西装笔挺的家伙搂一打扮得很入时的姑娘,到了摊前。我极尽全力在脸上堆积媚笑。

“包得起这档次的姑娘该很有钱的吧?”我边恨恨琢磨着边笑着说“老板,要买点什么?”

“什么好。。。”他喃喃地蠕蠕那肥厚得快流出油的厚嘴唇,侧着眼撇了撇身边的姑娘。

“我想吃葡萄”她开口了,可手一边拿着橙掂了掂。

他拎起两串斤把重的葡萄往塑料袋里一扔,“给我称上”,“呶,还有这”手里又拿了五六个橙也一并给我。

“连价码都不问,在这鸟不拉屎的小镇上是难寻的傻B。靠,人家傻么?要不是有钱,肯定比我们还猴精。看看咱自个儿,蹭个几块钱就高兴得跟取了小老婆似的,真他妈的也不怕被人笑死了。这跟要饭的有什么区别,对,要饭的是乞来的,我的钱不一样,是赚来的,管他妈怎么赚,这年头,有几个钱是干净的?!想要干净全他妈得饿死!”我收了钱,看他们远去,一边胡思乱想着。



后来,思绪越跑越远了。想起了以前在厂里,我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想到在厂里上班的那段日子----天天准时上下班,活着心里也踏实。厂里人都叫我老木,这听着象骂人,不过,全是因为我让人感觉木纳所致,我一点不生气。有时半天不说话,不是不想说,其实我也特别想和人好好交往,只是真的想不出有什么话可说。论人三姑七婆的事,我不会,说错了,肯定三天之内有我的婚外恋传闻;问候人家性生活的事儿,我不敢,谁保他肾虚没,惹急了可打人的。我也在几次对自己的人际关系几乎彻底绝望的时候,说服自己,也学着别人想给小领导送点礼儿什么的。我还记得那天我拎着四条鳗鱼和六只蟹到他家时,他对我说“你别想这些,好好工作,厂里对你的困难是不会视而不见的。你要这样就不好喽。”,当时,我只想找个地缝把自己挤死算了。

听说我们组里的小陈被留了下来,后来听人说,他送的是红包。



我只想老实本份的活着,我也只能老实本份地活着,而生活就是这样,你没有太高的奢求,可是常常连最基本的条件也被挤压得支离破碎。终于,我被劝下了岗,在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厂长的应酬那么多,而工资却越来越少的时候。当时,我甚至觉得厂长挺可怜的,为了厂里的事,喝得高血压,估计糖尿病也得上了。现在我有点明白了,我能可怜的只是自己还有那群和我一样下了岗在大马路上踩着人力车的阶级兄弟。我和他们一样,经历了那段恐惧无助的生活,因为生活来源被悴不及防掐断,让我们一下全都懵了。原来的日子就过得挺紧,突然两口子都没了那虽然不多还算固定的收入,我的感觉就好象初恋时被人一脚蹬了一般。我以为我会愤怒下去,可是,我发现自己已没有了愤怒,这发现使我沮丧得很,就象一只被阉掉的猫。



我打了个哈欠,拿出支烟,蹲在车旁想休息一下。

这时,卖馒头的老板出来了,抬起脚碰了碰我的屁股。

我抬眼看了看他:“嗯?”

“边上点儿,边上点儿。”他说。这口气让我陌生得有些愤愤,我可没忘他来找我买水果时的那副笑脸啊。我猜着是不是让他老婆揍了,想到这我又有点乐了。

“哦”我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往边上挪了挪,我知道,占了人家店前面的道是不好,哪怕只有突出了自行车尾的位置。

“今儿生意不错吧”我没话找话,想缓和气氛。

“不好。”他还是没有多余的一个字。转身进店里去了“妈的,……”

我听不清他嘴里说了些什么,隐约有自行车,什么占了店面什么的,还有就是他媳妇大声斥责他没用,我叹了口气。转头,我也把车再往边上挪了挪,弄得紧紧挨住了旁边卖鱼的祥胖子,他抬头很不友善地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头拨弄他的鱼去了。



我听见路口嘈杂的声音突然高涨了起来,我站起来一看,原来,城管又来整顿了。路口乱作一团,跑的跑,躲的躲,还时不是传来两声短促有力的吆喝声,筐匾被翻倒的声音,顿时,街里的摊主全跑到店门外,我不知他们在议论些什么,有的摇摇头叹叹气有的笑得贼溜溜一脸幸灾乐祸,我觉得人可真他妈的好玩,有一个风吹草动全跟蚂蚁似的一窝窝地往外端,想什么说什么干什么的都有。

那些小贩象被围追堵截到穷途末路的通缉犯,一脸绝望恐惧,脸上肌肉都紧张得变了形。有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还想着收拾他那些铺在地上的栗子,手忙脚乱,怎及城管的迅如雷猛如虎,一个过来从后提起他的臂,一手按住他的头,另一个收起地上的栗子堆,往车上一撂。我觉得这场景很眼熟,哦,想起来了,“中国大案录”!抓的卖白粉的也是用这手势,真帅,那动作跟电视里头似的。那男子似乎还心有不甘,从那毫无意义地摇晃身体我猜他是想挣脱,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弄痛了。另一个制服过来,别起他的另一只胳膊,他的腿侧着绷得很直,脚掌牢牢地贴着地儿,妄想不被拉上车。后来,把制服弄得没了耐性,一脚踹在他小腿上,我听到乞求变成了哀嚎,再后来成了一种令我有些毛骨耸然的由喉底发出的嘈杂的声响,伴着喉咙里液体的声音撕心裂肺,听着真揪心。旁边的祥胖子嘴里唠唠叨叨着:“妈的,不就堆栗子嘛,收什么收,还不先跑了人再说。”我连眼也没转过去看他。我想,穷困,有些人不懂,至少,祥胖子是不懂的。



迷迷糊糊过了一天了。回到家里,月桂一见我就开始绪叨,数了钱如数给她。她一边煮饭一边和我有七没八的扯着,省去一些三姑四婆的闲事儿,我能记得也就没几样儿了。



儿子的学校说要进行什么捐献活动。说是给洪水灾区人民的。说是自愿捐赠,儿子说老师说按自愿原则,尽量不跟父母要钱,用自己的零花钱。我看看儿子,零花钱,呵。。这小子哪还有什么零花钱啊,我笑得有点涩。儿子瘫在沙发上,低着小脑袋,咬着指甲。但眼睛里除了倔强还有一丝委屈。我过去,拍了下他的脑袋,“说多少次了,还咬。”

他抬起头白了我一眼,嘿嘿嘿地跑到厨房去洗手了。

“儿子啊,你们老师有没有暗示至少得交多少呢”,我突然觉得用“交”字不太合适,鬼知道这字眼怎么从我嘴里溜出去的。

“不是跟你说了,老师没有说非得多少才行,就靠自觉。”儿子边洗手边说。

“你们同学都捐了多少啊?”我注意了自己的用词。

“李清说要捐五十,”儿子说,“活一傻子”。

“你这孩子怎么能说这种话,老师没教你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桂一边叮叮当当地翻着锅里的白菜,一边教训儿子。

“对,真他妈的一傻子。”我也在心里默念着。

“吃饭!”

后来,我为把一个有钱家的小朋友高尚情操想得如此灰暗,而出现了间歇性的内疚。



“对了,这个月补助费你去领了没有,楼下惠跟我说,今儿就有人去领了。”桂一边洗锅刷盆边和我说,“领完了就买个沙锅回来,这个都烂成得盛不了水了”。

“知道了,明儿,我就去厂里财务领。”我剔着牙,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



第二天,阴雨天气,中午我草草收了摊,十一点就赶到厂里财务室。可财务告诉我出纳已经下班了,我气喘吁吁抬头看了看钟,十一点零四分。财务侧眼瞄了我一下,告诉我,这些日子谁还准时下班啊。是啊,天天喝茶看报,肌肉都快死光了。我小心地问,:“她(出纳)下午在吗?我几点来好一些?”我觉得自己好象一个临死之前的穷病人,乞求着医生出于医德而给我开些不太贵的有效药物。

“四点半以前吧……对了,最好在三点以后再来。”会计头也没抬。

“哦。那我先走了。”我悻悻地回去了。



下午,我三点零五分到财务室。财务室里很静,有时传来几声哗哗地翻动报纸的声音,要么就是杯盖盖上杯口时叮叮当当的脆响,我坐在屋角的一张椅子上等着出纳。他儿子感冒了,他带着他儿子上医疗室去看病。好容易等到了四点钟,出纳终于回财务室了,我不自觉地甩了甩自己有些发麻的双臂。当我拿到钱的时候,我的手微微颤抖。



我在厂旁边的一小市集买了斤把白菜,还有一些蒜,拎在手里往回赶。厂区离家里有两公里多。要是从荒田走,可以省下一半路程,下午,我是步行到厂里的,所以,我选择从穿过那荒田的回路。

地荒了,长着黄黄的荒草,秋风萧萧的压着,草一片片地趴下再直起,我觉得有点儿凉。下午五点多,夕阳已差不多落下了。我加快了步伐。

走到荒田中间,我看到三个男子蹲在前方,我不由自主地看看天色,心里有些发毛:“不会遇上什么倒霉事儿吧。别想,别想,不会的……”我越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越忍不住看了那几位爷儿几眼,他们也看着我。我故作镇定,很快把眼神移开。他们好象在念叨着什么。我不自觉地想从旁边绕开他们。当我走到离他们只有十几米的地方时,他们一起站了起来,并走过来,把我围在中央。

我连问他们什么事的劲儿都没了,脚就开始有点哆嗦。

“钱,拿来。”一个脸上有些胡子渣的很简练地命令我,这口气不容置疑得令我觉得他无比威武简直跟个天神似的。

我脑袋还轰轰地鸣着。手好象成了他的,很配合地拿出口袋里所有的钱----五十八块钱,刚才白菜一块五,蒜五毛,就剩下五张十块一张五块一张两块的钱币,连一枚一块钱的钢蹦儿也被老老实实地抓了出来。还有手里的白菜和蒜也没能逃过。

他们把钱和菜从我手里拿走。我眼睁睁地看着,想眨下眼,可眼皮子愣是怎么也动不了。再接着,儿子学校的捐款、儿子倔强却有些委屈的眼睛、老婆交待我买了沙锅、甚至市场上卖栗子的小贩,还有祥胖子和馒头店的老板的眼神,就好象快进录相带,吱吱溜溜地在我脑门里飞快地闪着。我突然很想哭。我也说不清是因为没了这五十八块钱还是害怕又或是愤怒,我想诅咒和怒骂,可我根本没有那样的力量和勇气,也许就连自己想要诅咒的是什么,我自己也没弄明白。我慢慢地蹲了下来,用抓住头发,力所能及地紧紧倦起身体,就好象一个被医生误判成精神病的人。

“没事吧他?”一个年纪轻点的问胡子渣。

“我们又没碰他。”胡子渣子一脸正气。

“会不会出事儿?”另一个男人也发话了。

“不会,在这能出什么事?要报案他也找不着我们了。”

“我是说,他会不会,死在这儿?”

“不会吧”胡子渣子脸上有点疑惑了。

他转头看了看我。我还是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走了过来,俯下身,看看我:“没事吧。”

“别拿我的钱。”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在嘴角喃喃。

但我确信他们都听见了,一声不发地看着我,再看看手里的五十八块钱。 “哪个厂的?”

“光明鞋厂”

“不就是停产了那家”

“嗯”我没抬起头。

“生活补助?”

“嗯”我头还是埋着。

接着,我看到两张十块钱的晃晃悠悠地在我眼前飘落,还有那装着白菜和蒜的塑料袋。

“你这是。。。”那个较年轻的好象要说点什么,只是当他看了一眼胡子渣后就把话咽了回去。

“回去吧,妈的,这年头……”胡子渣子骂骂咧咧和两个汉子一起掉头走了。

我捡起地上的两张拾元人民币,木纳喘着气。

突然,胡子渣子回过头撂下一句“别往前了,掉头吧,往前还不定有一波等着你哪。”

我突然象恶梦初醒过来一般,掉头就跑。



我在大路上走着,很快回了神了。

沙锅先不买了,那小锅就先凑和着用吧

儿子的捐款不能省,给他五块钱吧

对了,还有……

我一路琢磨着……

才六点多了,天全黑了,在路上,觉得有点冷。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6-09-09
回头看这篇,客观一点说,感情很诚挚,技法很幼稚。情节很大胆,连城管的事也敢写。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鱼币
6127
经验值
250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6-09-10
现实的黑暗不是我们这些处于正常状态的人所能体会的!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24664
经验值
11284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6-09-10
已阅
级别: 历任版主
鱼币
13310
经验值
2428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6-09-10
很舍得花功夫不吝啬时间去编写.你看你年轻时候多带劲啊!老了就是不一样了,惜墨如金了.
幸福不怀好意.
米修米修~暴发户.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6-09-11
我才没老呢~!:Q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4657
经验值
372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6-09-12
嘿嘿嘿。。。。
是滴,还算是年轻吧。看啥时爬山的时候不在一边凳子上歪脑袋做梦就不算老哈。。。
鱼币
562
经验值
26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6-09-12
说实在的,心很痛!
我妈家楼下柴草间(现代很多孩子可能都不知道),住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他以捡垃圾为生,可能每月能领有少许居委会的最低生活补助。
有时候看他带着集了好几天的废纸去卖,(以我估算,拿到手的也就那大几十块钱吧)他居然兴奋到连走路都带跳跃。然而现在好多有钱人的孩子(甚至是家境一般的小孩)这些钱,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顿饭钱。然而即便老人对生活的要求已经降到最低,依旧~·#¥%……%……
忘了刚才要说什么了!
鱼币
6670
经验值
260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6-09-13
为了生活,我四处奔波.......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6-09-13
听一些脑子不好的人说过乡下人没素质,城市就是让他们搞乱搞脏的,希望政府能控制民工进城数量。妈的,这是我听说过最无耻的论调,都是中国人凭什么拿素质划分出三六九等,你他妈怕脏乱你到乡下种田去,让他们进城来上班。都是中国人凭什么不能在自己的国度迁移定居?象主人公这种人在乡镇结合区有很多,用无耻的人的话来说他们没什么素质,可是,对八九十年代稍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们都是改革开放初期的牺牲品。这些人的命运用公不公平来衡量已经没意义了,我也不想去谈到底是什么原因,况且,我也做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不过,我只希望那帮无耻的人能稍微了解一下自己的国家经济改革一路走过来的历程,很容易就会发现自己的小资生活,幸福生活跟那些“没素质”的人是有着很深层的关系的,别他妈整天叫嚣着自己是城里人有素质。
对不起,我有点儿激动了呵。
文字很无力,象我这种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玩文字的家伙所说话方式更为单一,但希望多一个人看到多一个人了解。写还是不写永远是一个问题。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鱼币
562
经验值
26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6-09-13
拜读过烛老师的不少大作,小说中的“我”从夜夜留恋着零点笙歌的酒吧新贵;到《那年我二十三岁》时的年轻不羁却骨气饱满的小伙子;又到无奈下岗,蹲点摆摊,领了点生活补助还遭抢劫的老实巴交的老木,每个主人翁都个性鲜明,代表着当今社会的不同群体,有着不同的生活际遇和思想,但这几个人骨子里都是善良的,还多少都有点幽默的,无论在何等的生活条件下,还是不忘幽默。


这才是文学!相较之下,那些个一爱千古,恨天怨地,无病呻吟的文字真的很令人恶心,即便很多爱写得感人,很多恨写得凄楚,字里行间也不乏优美的词句,但依旧让人觉得反胃!

[ 本帖最后由 啊哦 于 2006-9-13 09:05 编辑 ]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4657
经验值
372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6-09-13
呵呵,楼上的表激动。。。。。
这样会得罪很多人,而且也会令zhutai过于激动滴。。。
级别: 历任版主
鱼币
13310
经验值
2428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6-09-13
引用
原帖由 啊哦 于 2006-9-13 09:02 发表
拜读过烛老师的不少大作,小说中的“我”从夜夜留恋着零点笙歌的酒吧新贵;到《那年我二十三岁》时的年轻不羁却骨气饱满的小伙子;又到无奈下岗,蹲点摆摊,领了点生活补助还遭抢劫的老实巴交的老木,每个主人翁都 ...

表激动表激动,萝卜和青菜向来不长在同一个坑里头.
幸福不怀好意.
米修米修~暴发户.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810
经验值
7998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6-09-15
引用
原帖由 烛台 于 2006-9-13 08:27 发表
听一些脑子不好的人说过乡下人没素质,城市就是让他们搞乱搞脏的,希望政府能控制民工进城数量。妈的,这是我听说过最无耻的论调,都是中国人凭什么拿素质划分出三六九等,你他妈怕脏乱你到乡下种田去,让他们进城 ...


记得有句可能是谚语之类的东西说:要采摘到美丽的鲜花,必然要走过荆棘森林。

要完成一个美好的状态,伤感的道路是要经历的,在政治家眼里,政治是不计小民生,小时代的,政治放眼的是大时代,大历史,大潮流。因而造成了很多生活于社会底层的人更加艰难。

因为一种无意的漠视,说无意,应该说这是一种缺乏民本和民主思想的路线在起作用,然而现实又注定了在国力衰微的状态下,要让上层建筑关注民生民计是相当困难的,因为成本问题。

烛台的回复,在社会现象上是非常普通的一种现象,我们也大可用自己的幻想去达成一种社会大同,然而这种大同需要一个阵痛的经历。无论是意识形态,或者说一种辩证法,质变必须是量变完成了积累。而量变,就是目前我们的确还在以一种很艰亲的姿势在从事了13亿人口的大事业。
三十而立,六十耳顺。
鱼币
562
经验值
26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6-09-16
网络是个轻松愉快的地方,该是言论自由的。凡事对号入座,大可不必!

我还真没考虑说出来的话是否得罪人。呵呵~~

本人对烛老师文章的分析对任何人造成不愉快或严重点说,是心灵伤害的话,在此道歉了!
漳州乐崎俱乐部 【承接 常规旅游、自助游、门票、机票、酒店预定等】
Add:漳州市荣昌广场B幢606室
Tel:0596-2038066
关注乐崎微信公众平台:zzlq-china
鱼币
3589
经验值
63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6-09-16
农民工.那是没 意识.. 要是有.做得保证比城里人好.

反观城里人.很多人明明知道这样做会搞脏搞乱..却蛮不再乎的去干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4657
经验值
372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6-09-20
大伙儿歇歇吧,放开心情去博饼哦,博到多得不想拿的时候叫偶一声,偶一定会帮忙处理掉的──仅限状元级的大奖哦。。。。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2984
经验值
241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6-10-03
已阅!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6-10-03
引用
原帖由 叶子 于 2006-10-3 13:03 发表
已阅!

lz,金币不是这样灌地~!看看自己的发贴时间吧.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鱼币
270
经验值
137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6-10-04
多少人为了生计奔波,多少人笑了多少人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