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 [切换城市]
  • 3999阅读
  • 1回复

《雁落平沙》

楼层直达
鱼币
553
经验值
49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满眼的绿色中,我想,我醒来了。
快活地打开自己肩膀上的小小翅膀,我去找树妖。
树妖当然和当初我离开他的时候一个样子,站立在树林中能充足接受阳光的最佳地点。
我快乐地冲上去亲吻他的面颊,雀跃:
“啊!树妖,我回来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是最深沉的笑意:
“花精,你回来了。这次,去人间又做了什么呢?”

做了什么?我需要想一想……啊,好像是成为了一个名叫翠姬的女孩子,遇到了一个命中注定的英俊男子,或许,还是一位王吧……
哦,似乎不是太愉快的回忆。
我努力甩了甩头,大声宣布:“我不记得了!树妖,这一百年来你又修炼到什么程度了呢?树林里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树妖微微抖动叶片,望向天空,笑容多了几分狡黠:“哦,我想,我不记得了。”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表示谅解:“啊哈哈,果然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了!我原谅你!”
如我所料,树妖的眼神有丝懊恼:“无论发生过什么,其实你都永远不会在意,是么?”

让他懊恼是我的小爱好,但是听到后面的这句话我猜我有些诧异,于是打开翅膀围着他上上下下地飞舞了一阵,把他看了个够,然后,我重新“嗡”地蹦到他的面前,大声说:
“你看起来哪里都很好哦,不像哪里不对劲,不过——真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当然是非常友爱的小精灵。

树妖长长地吐了口气,仔细地端详着我:
“花精,你还是那样活泼又爱玩。什么事都难不倒你,是么?”
“不!我这次在人间就被难倒了!”
我嚷嚷起来,这次的修炼真的很要命,完全折辱了我身为妖精的自尊:
“我在人间遇到的人居然不喜欢我!把我拿去送给一个丑八怪!”
“啊!”树妖的惊叹声中我相信有愤怒的成分,因为他看起来像要着火了一样,连身边的空气都变得干燥:
“他竟然敢这么干?!”
动脾气对一棵千年的银杏树并不合适,因为我一直认为银杏是最有风度的树种了。我不能让他的形象受到破坏:
“哦,算了,反正我也回来了,这次修炼总算完成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兴高采烈地叽叽喳喳着,奇怪,我在叫翠姬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沉默寡言呢?

树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忽然慢吞吞说了一句话:
“奇怪,你在的时候我嫌你罗嗦,可是你不在的时候,我觉得整个林子都像死掉了一样。”
这么说话挺恭维我的,我意识到这对于一棵古板的千年银杏来说有多不容易,于是我决定奖励他一下。
我上上下下地围着他飞了起来,虽然沉睡了一个人世轮回的时间,却仍旧非常娴熟优雅地跳出一个复杂的舞蹈动作——哦,请佩服我吧!
然后跳到他的胳膊上,抱着狠狠咬了一口:
“呀啊!会夸人了哦!我好高兴呀!奖励奖励!虽然我比你说的还要好一百倍!”

树妖如我预料的一般有些尴尬,不过我总觉得身为一个树妖他不应该总是如此容易害羞,好歹也是个妖不是?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慢慢地问:
“这次你在人间过得很不开心是不是?”

我一下翻了脸,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这么懂我?!

“臭树妖!要你管!”但是,总算他也是关心我吧,再说,他怎么知道的?
我把这个意思表达给他听,一来是表示我大人大量不和一个修炼千年的迟钝树妖计较,二来是显示我这个花精对于他的猜测不屑一顾。

“修炼嘛,总有些不如意的,要不然还叫修炼吗?”
这样说的时候,我记得了那个王的面孔。

我的心脏,也就是花开的萼部,为什么会有一点点痛?不不不,我不想刚刚回来就脱落我的美丽的花瓣。

这样想着,我赶紧收拢翅膀,停歇到他的肩膀上去——谁都知道,树妖是医治植物妖精的最佳圣手,他的气息就能稳定我紊乱的脉动。

然后我全面而认真地看到了他的脸。

这一次我真的生气了。

“原来在人间欺负我的人就是你!”我大叫着冲上去咬住他的叶子,拳打脚踢。
树妖有些糊涂了,当然,他习惯于看到我胡搅蛮缠的样子,认为这样的我才比较有精神。

“到底怎么了?”他抬起那张修炼千年,已经完全呈现人形的脸看着我。

是的,那张脸。
就是王的面孔。如果不是那样的一张脸,我一定不会是受欺负的那一个!
本来嘛,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有我欺负他的权利而已!

我真的,非常生气。
你说,这次,我该怎么惩罚他比较好呢?
他还故意用这么委屈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真的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啊,不!
我决定不上当,决定了,这次的修炼对象,就是你!
MY NAME IS Scofield Jackford
鱼币
4753
经验值
37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6-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