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4767阅读
  • 6回复

你不要碰我(旧帖)

楼层直达
鱼币
530
经验值
406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你不要碰我 (一路狂奔)

一 没有爱情的冬季

我一直为写帖找一个气氛,我需要一个很迷乱很恍惚的气氛。然后我可以很投入很忘我地写帖,写帖也需要调情,自己和自己调。就像《有话好好说》里,姜文给瞿影倒上红酒点上蜡烛然后放上胖子天朔的声音“喜马拉雅。。。长城万里。。。。。”感觉有了,基调有了,写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会喜欢。

我想我在网络上和生活中都应该算是个比较幸运的人。我生活中有很多很优秀的朋友。而我在网络上认识的女孩子她们都很漂亮也都很有才华。我在社区看着她们的帖子,我感到很幸福。而我也混迹在她们当中傲视群雄。

越来越多的人沉浸在网络当中了,越来越多优秀的人迷恋上了网络。优秀的人他们都会很厌世,所以都会上网。但我想最后他们也会很厌倦网络。网络最终会风干他们的感情,耗尽他们的精力。然后他们会像挂在树上的蝉壳一样,有形而无神地在网络上飘呀飘摇啊摇。我对嘶喏说,我们应该聪明一点,我们应该清楚网络能给我们什么却不能给我们什么。我们要向网络尽可能多地索取,而我们要尽可能少的付出,我们应该在网络中做两条狡猾的鱼。而在往后的网络生活中,我们都不能陷入网恋当中,不管是再碰到的什么样让我们心动的人。虽然网恋是多么美丽,但网恋就像开在山颠上的昙花,而通往山颠的路上长满了伤害。我们都老了,承受不起这样多的伤害。所以你和我和任何人都应该只谈友情,在网络中互相慰藉。

而且我还说,谈过一次网恋是正常,谈两次是多情,谈三次是变态,谈四次是感情骗子,谈五次以上是感情贩子,他们一定在卖钱,他们会有不同的性别,他们以分钟计费,收取昂贵的感情费,他们是网络上的舞男舞女。

嘶喏说,每当深夜十二点过后,她的QQ上就充满的性骚扰,那么多那么多无聊得发狂地男人像一只只蛾子扑向她发着微光的QQ。我看着她的那些骚扰记录我惊呆了,我从来不知道女孩子的QQ会是这样的处境。于是我担心我所有认识的女孩子的QQ,感觉她们的QQ就像深夜流浪在街头的美少女一样危险。嘶喏说,陋室好纯洁啊,什么骚扰也没有,最色的大虾、猴子和橡皮他们也不过像可爱的小男生。所以,我爱陋室。于是,我也跟着她又爱了一次陋室。爱这个没有性骚扰的陋室。

我跟嘶喏谈了很多,甚至谈到了我的梦,我说我常梦见我没穿裤子,而我的上衣刚好能遮住我的下体,在梦中我是多么的战战兢兢,我不敢挺胸不敢弯腰,更不敢站在有风的地方,而周围的人们他们总是不怀好意地弯下腰,可每一次我都很幸运很机智地躲过,没让他们发现。于是梦中我总是在惶恐和惊喜中度过每一秒。嘶喏说,你很累,在生活中你很努力地做一个男人,所以你很累。

于是,我心情变得很坏。我突然觉察到我确实很累。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爱情。这是一个充满不幸的冬季,我所有的爱过我的和我爱过的女孩子,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来伤害我。她们都肆无忌惮地异口同声地对我提起她们的男朋友、情人或老公。而我还要装作蛮不在乎地和她们聊天,安慰她们被别人伤害的心。这是一个多么残忍的冬季,她们信任地咨询比寒风还要冷酷撕开了我的外衣,而我却没有爱情来保护我。在今年的冬天,我是一个可怜的男人,像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我划掉了最后一根火柴,我渐渐熬不过去。

在五六前年,我看过的一部电影。那沉闷的心态一直刻在我心上,一个在拉斯维加丝输得精光的并且基本失去性能力的酒鬼,和一个没人要的老妓女,他们那两颗绝望的心和绝望的爱情。我深深记得里面的几个镜头,最后他们做爱,然后那个男人做完爱便死去,清晨的阳光照在他的毫无弹性的尸体上,那样的苍白。那时我一直以为这是一部没人关注的影片,不卖座也不被看好。后来我才知道那有着一张苍白而颓废的脸的酒鬼是著名的尼古拉斯·凯奇。而且有很多很多人,他们被这一部电影影响了好几年的心情。并且听说有人看完了这部电影就去自杀。我想我当年可能看得并不是很懂,所以我没有自杀,我只是郁闷了好几年。



多年前,我曾给过人一颗钥匙扣,当时在我手中它是一枚戒指。有女孩子说,那些年轻的男人,他们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他们只买得起一束花,但那一束花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幸福。我卑鄙地想,我那一颗钥匙扣对于她来说,会不会曾经也是一种幸福。而如果我以后很有钱很有钱,给我的女孩买了车买了房,那她会不会觉得那不是幸福?她的笑容会不会很虚假,她会不会在说爱我的时候脑袋里却想着属于她的幸福。如果真是那样,那我该怎么办?



我越来越老了,现在全是八零年代出生的孩子的天下,他们看我,就像我以前看待六零年代出生的人的眼光。我深深知道那眼光的无情。那眼光说,你们老了。你们一边呆着。多么可怕。而那些六零年代的人,现在他们却油光可鉴地腆着肚子,他们挥霍着不知怎么收敛来的财富吸引着少女的目光。他们明明比我们老,却头发比我们黑亮,脸皮比我们滑嫩。我痛恨他们贪婪得想速食一切的嘴脸。我想我们七零年代出生的人现在是最可悲的,我们没有六零年代的人的经验和财富,却也没有八零年代的人一无所有却不顾一切地疯狂。在命运的公车上,我们坐在中间,身边坐着两个蛮横的胖子,我们没有位置。


二 有关于嘶喏

嘶喏一直要求我写一写她,就像我一再要求她画我一样。她说她喜欢她的形像化成我帖子中的人物。而我也喜欢她画的我。很像,最棒的是看起来居然还很帅。她也画了好几个陋室的人物,我很奇怪她只看一两张相片就可以把人画得那样神似,那该具有一双多么锐利的眼睛啊。要不是怕她影响工作和生活,我真想叫她画个陋室人物全集。

她说她电脑玩了七年了,可是才上网聊天才两个多月。她说她认识的所有的朋友全上网了,她才匆匆忙忙地上网。而不管怎么,我知道迷恋上网的人在生活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失意,事业上的感情上的。我想她也在所难免。尽管她是那么优秀,美丽聪明而且有才华。但她一样很厌世。这是我应该庆幸的,因为我因此可以认识她。我希望她在网络中作一只狡猾的鱼,但狡猾的鱼没有快乐,没有疯狂投入时的快乐。这世界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聪明的人和愚笨的人其实最后得到的都一样多。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就像我,总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做。


三 有关于题目


大前天晚上,突然很郁闷,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而男人或许也有。我那天突然很讨厌任何人碰我。所以就有了这个题目。不要别人碰我,而我在帖子里碰碰我自己。就这么简单,没有更深的含义。而且名字是个噱头,吸引人点击进去看,我卑鄙得很可爱。

我想我在慢慢地变态,我很欣喜。







写于2002年初冬
鱼币
7114
经验值
10273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6-09-14


顶顶就飘
级别: 小鱼长老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6-09-15
不在网络中变坏,就在网络中变态。嗯。。。

[ 本帖最后由 烛台 于 2006-9-15 09:03 编辑 ]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
鱼币
6127
经验值
2502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6-09-15
都是网络惹的祸''''''''''''
鱼币
3549
经验值
5791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6-10-24
喜欢....
鱼币
1668
经验值
1040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6-12-29
沉思、无语~~~~
级别: 历任版主
鱼币
74573
经验值
13867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6-12-30
引用
原帖由 烛台 于 2006-9-15 08:57 发表
不在网络中变坏,就在网络中变态。嗯。。。


同感...但不知道我是变态了还是变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