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5079阅读
  • 3回复

国子监心灵琐忆

楼层直达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810
经验值
7998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国子监心灵琐忆

离开北京三年多了,我却时常记得那个深秋的下午。

天是灰蒙蒙的,北京的天一贯如此,尤其是在深秋,没有了三月的风过后,因此总是罩着一种迷离,让你捉摸不透你周围的场景,只是偶尔远观的时候,发觉迷离的天,还是很明亮的。

我并不知道国子监,只是有个上课的老师在讲交通,然后讲到了著名的“下马碑”,就引申到国子监那条街的“下马碑”了。于是那个周六,我上了地铁,在雍合宫站下,然后一个人,就着中午的秋离之意,沿着雍合宫内大街往下走,在一条小巷边右拐,进了巷口不久,我就看到了那尊森严的“下马碑”了,上面赫然用雕刻书“文武百官至此下马”几个充满威严的字,在这里,每逢贡院选材考试或者在孔庙举行尊孔祭祀典礼的时候,除了皇帝,所有的人,无论你是官阶小卒,还是叱咤朝野的一品大员,到了“下马碑”前,那坐骑和轿子是不能再往前走的了,然而此时这尊在当时代表着尊孔重儒而却剥夺别人至高无上的权利的碑,却在岁月的洗礼下,残缺了一些威严的样子,在深秋中,略显孤单和凄凉无助,没有了支持它的强大的政权和势力,也许它就是一块碑,即便上面书了“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命令的口吻,也一样要被过往的行人忽视进了国子监。

清代科举制度中,生员(通称的秀才)一般隶属于本府、州、县学的,这些生员大部分是白身人,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不享受政府粮食补贴,享受粮食补贴的必须是岁科两试中名列一等的癝生,因此,没有特殊补贴不享受粮口待遇的生员要跻身仕途,好像要经过更多的考试,乡试,会试以后科举及第,成为举人或者进士才行,当时也有另外的一个途径,就是从选贡出身,贡,就是官府通过生员考试优选,进入国子监深造学习的优秀人才,其实可能就是等同于中央党校的选拔人才了。

国子监是明清时候供贡生读书考试的地方,算是读书人追求仕途的另外一条道路,进了国子监,也可以说是鲤鱼跳跃的龙门,跳过了,就变成龙了。

国子监和孔庙在隔壁,我先看到了孔庙,却发现那里需要门票,整理得富丽堂皇,正门里的矗立的孔夫子,正捋着胡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也许今日的他还活着,定然要把那收门票的工作人员拉出来“子,曰,兮,乎”的教育一番了。可惜,今天他不罩着我,我也不捧他的场。

我径直去了国子监,门口,还是看到了让我反感的一个产品的推介摊台,迎面的小姐见有人来了,笑脸迎了过来,我低头迎了过去。

进了去,发现朱门,红墙,绿树。一片静廖,神象突现。

它没有经过很刻意的整修,虽然被开辟为首都图书馆(现已搬迁至东三环),却有点凋零,却看到了在古朴的墙边,有明清的老树,斑驳的红墙上,有发黑殆去的青苔,岁月摩娑过的汉白玉雕拦,已经被风雨吹拂了染尘,那巍峨的皇家碑牌的护屋,几许的屋檐,已经残错,琉璃的屋顶,有了秋燕的衔泥,几许发黄的秋草,在起檐上的秋风中瑟瑟发抖,而整片天空,却那么的宁静,静谧的秋迷,蒙蔽了国子监的老屋,几只寒鸦叫过,似乎凄凉,但是更多体会的,却是那阵透入骨髓的宁静。

皇家的园林,宫殿我去过很多了,雄浑的故宫,精致的颐和园,威严的天坛,也曾在某处景观驻足,也曾对着那朱红大漆上的金底春槛深思,但是往来的人群和装饰过的痕迹,都很难有这样的古朴和宁静,我发现,原来不着粉末,却也能这样的透人心肺。

也许你在故宫不会,但是你到了这里,会盯着你会盯着那颗老树,抚摸着老枝残臂,也许你在颐和园不会,但是你来了这里,会盯着国子监的老墙,想着人生数十年后的斑驳陆离,也许你在天坛不会,可是你来到了这里,会想着当年的哪位亲王,在这里接受学子门的垂躬亲贺。

那往日的热闹,已经如同当年寒夜中学子那把烧水的水壶,已让烟灰,覆盖了它的壶身,可是当你沿着这个未曾被现代商业开发的皇家机构慢慢的寻走,你会觉得自己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两边的朝向院落的整齐的桌椅,让你依稀可以看到那举着书朗朗上口的青衣马褂,摇头晃脑的吟唱着,对于当年他们的追求,如今已是冷炙,但是那孜孜的深情,可以把你带到亘古当年去。

难得这样的宁静,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繁华的都市中,未曾开发的国子监,此刻变成我心灵的天池,我沿着那被烟尘覆盖了半边肌肤的汉白玉栏杆的围栏,用手抚摸着它们,围绕着中庭的一个别苑,可能是当时太老师讲学的地方,被那已经停止流动的水包围着,水,已经死了,冒出的气泡,也不是那些鱼的呼吸,而是腐化物不停的沼化的味道,闻起来,却不是那样的难闻,而是植物腐烂的味道,有点土质的感觉,而以后一个智慧的女孩子告诉我:那是这是时间的味道。

再没有别的了,红墙,黄瓦,还有中殿庭中展示祖先先进计时的一个日晷,还有比孔庙小许多的孔子的雕像。

旁边那些屋厝,已经被开辟成了图书馆的馆藏室,而首都图书馆,在名气上不如“国家图书馆”,自然进来去的人,很少,以至于我在这样无纷扰的环境中,坐过了整个下午。

天微露黑的时候,我进了孔庙,最喜欢的,是孔庙门前那块块的状元碑,斑驳陆离,许多往日的状元的名字,已经被时间抹上了黑色,在氧化物的作用下,一些字也缺失了痕迹,而这时你仔细仔细的寻找,却可以看到了前朝的翁同和,这个幼年在常熟老巷春雨中穿行的状元,用自己的智慧和精力,延续着晚清的政治,却缕缕的在内心中,揪着那个巨人的呻吟的心。还有庙前那颗拦倒贪官和绅的歪脖子树,以今日的诱人的观点看来,它有点苍老,有点老树横秋,可是在当时,这颗树,拦倒了和绅,却道出了那群无奈人的痛快,不能手亲刃之,笔而诛之,只好借助于那颗歪脖子树痛打了奸臣一道,让众民发泄出心中的一丝不快吧。

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是灯火通明了,木然间,发现整个下午,忘记了想那个时候我的所有的牵动骨肉的事,并没有思考什么!也许是忘了思考吧,在那种沉静的缥洗下,心灵无法不是一张白纸,回首依稀中,似乎听到了学子们朗朗上口的八股朗诵,刹那间似乎看到上辈子的自己,似乎曾坐在那东厢边的桌子上,埋头写着“明义礼仪”的娟秀的楷字!

后来有带了一个友人的姐姐和烨再去了国子监,我想:这个地方,怕也成了她们心中难忘的那面石上清泉了吧。
三十而立,六十耳顺。
级别: 鲨鱼(5级)
鱼币
4657
经验值
3729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6-09-20
还是比较喜欢阿仙哦!
鱼币
270
经验值
137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6-10-15
远山老师好细腻的心.那个读懂时间味道的女子不知是否也读懂了远山老师的心:)
级别: 鱼塘老鱼
鱼币
15572
经验值
12607
好评度
1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6-10-15
远山老师的幸福生活是不是取决于是否有很多女子读懂了他的心?
你不能通过禁锢你的邻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56812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