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小鱼网

漳州 [切换城市]
  • 893阅读
  • 0回复

尘埃森林

楼层直达
鱼币
693
经验值
255
好评度
0
不良记录
0
微享币
0
1

热气扭曲了所有的光与影。
世界在下一个转身,被尘埃覆盖。

2

他走出车站,环视喧闹街道和匆匆人群。心下只是窃喜,因为依恋的一切,依然不变。
吱呀作响的三轮车上,汗水淋漓的车夫听见他的自言自语,抹了把汗回头笑笑:那边的老街,全都拆了。

他愕然,沉默没有了声响。

3

裂痕在不曾注意的地方出现。
微小的,庞大的。直至,一整个世界的颠覆与破灭。

4

他站在宽广而干净的大道上冥思苦想。
这里,原本是哪里?是狭隘的小巷,抑或是拥挤的平房。

零碎片段渐次浮现。 放学路上一阵欢快追逐的脚步、拐角处喷香的烤鸭店、书屋里每月一本的动漫杂志。
小店里老太婆肥胖的白猫打着哈欠,望向他的眼神迷离不定。

而这一切,原本应该是在哪个位置,是在哪个方向。
他忘记了。

5

记忆以最残忍的方式重复着整个世界的构成与坍塌。一点一滴,一分一秒。抹消,填补,再抹消。

“我记得你”与“你是谁”,其实是那么的近在咫尺。

6

——我回来了。

他喃喃自语,心知不会有人回答。这些日渐崭新的街道,与自己再无交集。
在路边望见熟悉身影,他的心脏狠狠悸动。是你们么——斜挎书包,神色闲散,三五成群踏着单车呼啸而过。

不可能。那些相似的发型衣着乃至面容,却绝对不可能是相同的人。以那样姿态行走生活的那群孩子,并不存在于他视线所及的时间里。

7

那为什么幻觉一再重现。
他无奈苦笑,因自己错位的时间。

从指尖到发丝,每一个细胞都在悄悄成长,却惟独遗漏了记忆。
用二十岁的身体,封印着十七岁的血液——即使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

8

直到现在,站在不属于自己的街道上。
他终于明白,活在错乱的光阴里,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所有人和事都已经离开,他却始终站在原地吟唱——然而砖墙轰然倒塌,连同那些关于守护关于约定的低吟浅唱,一同湮灭成了光影间漂浮的微尘。

9

咳——
风扬起的微小颗粒冲进了喉咙。

咳、咳——
泪水模糊眼眶,异物造成的不适感刺激着眼眸。

10

原来如此。

你们一直都在等我。纵使身躯崩坏,形体消散,你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我。

顺着呼吸,逆着泪水,溶进我的体内。
在血液里积淀成了沉静的土壤,埋葬所有时间无法承载的事物。

萌芽,生长——直到成为郁郁的森林。
以叶影为边,草痕为界。构筑出时间之外的世界,创造出世界之外的时间。
让那个悲伤的十七岁少年,在这森林的最深处,得以永久的栖身。

直至羽翼,覆满尘埃。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 到哪里都是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