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16岁,身高只有1米5,体重只有30几公斤的瘦小女孩在漳州骗婚并残忍杀死高大成年壮汉,刚被释放。

2020-01-12 00:34
阅读:1784  回复:4


失踪的新娘

主持人
    一件因骗婚引发的乡村血案,为了追查真凶,民警们辗转大半个中国,一个个地破解谜团,一步步地走近真凶。

解说
   2004年6月23日,这一天似乎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福建省长泰县尚吉村的村民们早早地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但是对于村民徐北来说,这一天又有别于往常,警方将带着     涉嫌在三年前杀死宝贝儿子徐永清的凶手来指认现场。于是,三年前的那场噩梦再一次浮现在徐北眼前。(一组现场空镜 加音乐)

同期
    人仰面躺在床上   几乎一丝不挂   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脖子上紧紧绑了一条领带 在脖子上绕了一圈    把他的脑袋和脖子吊在床的横梁上面   面孔扭曲    脸肿胀不堪    双眼和嘴巴都张着    舌头伸出口腔

解说
    死者名叫徐永清,2001年8月9日晚上,他被人用领带活活勒死在长泰县尚吉村的家中床上。这个痛哭失声的妇女是徐永清的母亲,她怎么也想不到,三天前他刚刚为儿子操办了隆    重的婚礼,宴请了村里村外各路宾客,转眼之间,儿子怎么会被人杀死呢?而且为什么新娘也在儿子惨死的当晚不知了去向?

同期
    徐永清把她买来的 花了5200

解说
    据徐永清的母亲向警方反映,徐永清是聋哑人,新娘是他花5200块钱从别人手里买来的,性格乖巧文静,并且徐家待她很好,如自家人一般,徐永清更是对她百依百顺,甚至没和她发生过性关系,还给了她十万多彩礼。这个买来的新娘与徐永清的死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在徐永清被杀之夜她神秘失踪了呢?

同期
    跑到哪里去了 不见了 在调查当中 访问都没有 村里面他们也自己也去找 也没有

解说
   这就是说,案发当晚徐家并没有外人来,徐永清一直和新婚的妻子待在房中。就在这期间,徐永清被人用领带勒死。这样看来,新娘可能就是杀人凶手。可是,接下来的调查却让这个推理显得有些站不住脚。据见过新娘的村民反映,新娘是个瘦小的女孩,年纪只有十五六岁,身高只有一米五,体重只有三十几公斤,体型纤细单薄,非常弱不禁风;而徐永清则是个正值三十岁壮年,身高一米八五,体重超过一百公斤,常年劳作的壮小伙子。

同期
    如果是说一个女的  十五六岁  一米五  三十几公斤,来杀死一个正值壮年  一米八五  一百多公斤的男子  当时就是说 可能性 如果自己一个人作案可能性可能比较小

解说
    一般情况下,一个身单力薄的小姑娘很难杀死一个身强力壮的大块头小伙子。但是,警方并没有就此放弃这个推理。

同期
    会不会是说 用一个什么其它的手段 骗他 然后把他勒死掉

解说
    喉咙是人体很薄弱的部位,如果毫无防范,几公斤的重量就可以遏制喉咙,令人窒息死亡。也就是说,在某些情况下,瘦小的新娘有可能勒死高大强壮的徐永清。

同期
    可能 趁他睡觉时 然后把领带套上去把他勒死的

解说
    徐永清被害时只穿着一条白色内裤,这种分析似乎有道理。但是通过现场勘察,特别是从床上徐永清挣扎的痕迹来看,证明他不是在睡眠时被勒死的,新娘作为凶手的可能性又受到质疑。这时,案发现场的一杯水让警方看到了冲掉这个质疑的希望。

同期
    桌上有一杯茶水有点不一样

解说
    经过化验,这杯茶水含有剧毒老鼠药。

同期
    喝了将他昏迷 怕他醒来她就下不了手也跑不掉了 最后怕他没被勒死    所以说用领带再把他绑起来

解说
    于是,警方立即对死者徐永清的尸体进行解剖化验,可是,结果却让他们再一次陷入迷茫之中。

同期
    胃溶物里面没有毒 平常的时候怎么把他勒死

解说
    既然死者徐永清没有喝这杯毒水,那么它是留给谁的呢?身强力壮的徐永清又是怎么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人勒死的呢?而且案发现场就有绳子,凶手为什么要选择领带作为杀人工具呢?

同期
    拿领带干嘛 一般我们这里扎领带的都是冬天的时候

解说
    这个在作案现场留下一个又一个谜团的凶手是新娘吗?如果不是新娘,那会是谁呢?

同期
    是不是这个女的杀死这个男的 反正这个女的肯定要找到 不管怎么样也要找到她 找到她 有些问题才能解决

解说
    在死者徐永清家人的口中,警方得到的新娘的线索少得可怜:由于是买来的新娘,他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她长得什么样子都说不清,只记得案发当晚她穿一身徐永清买给她的衣服,白色小背心和蓝色喇叭裤,脚穿肉色丝袜和白色拖鞋,和徐永清很亲昵的样子。

同期
    徐北作为徐永清的父亲 他家里人都不清楚 说这个女的到底是哪里的 一个媒人 安溪那边有一个(媒人)介绍的 我们到安溪找到一个叫黄小华的这个人

解说
   黄小华交代她是通过两个广西人认识这个女人的,关于这个女人的情况她也一无所知。那么,是不是新娘和这两个广西人合谋杀死了徐永清呢?民警立即赶往广西,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找到这两个广西人。据他们交代,新娘名叫余险,年仅16岁,河南省淮滨县人,她是和他们一起合伙到福建来骗婚的。

同期
    买卖婚姻这一伙人 一起来骗婚的 新娘正是同伙

解说
    经查,两个广西人不具备作案的时间。这样,破案的重心再一次全部转移到新娘余险身上。

同期
    没有线索 只能到她老家去 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或者是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解说
    侦查员辗转千里,来到余险的老家河南省淮滨县。在这里,侦查员走访了余险的家人和朋友,得到的答案是余险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他们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同期
    出去以后没有收到什么效果 

解说
    至此,距案发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时间,警方仍然无法确定谁是凶手,唯一的嫌疑人新娘余险也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踪影,案件似乎陷入了难以打开的僵局。这时,办案民警不得不承受来自受害人家属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

同期
    死者的家属这边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 但是作为我们公安机关我们是打击犯罪 这个案件没破 心里头真的是 不是滋味 也是不好受的

解说
   尽管案件陷入了僵局,尽管引来非议,但是民警们侦查的脚步却一刻也没有停歇。为了找到新娘余险,他们奔赴各地调查走访与余险关系密切的人。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赴广东调查的民警传回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余险在案发后第二天跑到广东,并向广东的一个朋友说出了她心里的秘密。

同期
    她跟他说在福建这边杀死一个人 这个男的又高又壮  又是个哑巴  还说了做案细节  她杀人时手脚并用  费了老大力气和时间  感觉很痛快刺激

解说
    从2001年案发一直到2004年长泰警方辗转千里,多方追查,却始终没有找到负案在逃的新娘余险,这个小姑娘作案之后像水一样在空气中蒸发了。

同期
    不管是来自于 我们自己的责任心的压力 或者说来自外界的压力 压力确实很大

解说
    虽然经历了一次次的挫折和失败,但是长泰警方却始终没有丧失破案的信心。

同期
    信心也是警察的一种职业病 我们当时的信心呢 就是来自于 就是说 大海捞针也要捞

解说
    和这位大队长一样有信心的是他此次追捕行动的伙伴——长泰县公安局副局长陈荣生。就这样,2004年5月10日,怀揣着希望,两位办案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再次上路了,这一去竟是四十天的三进河南、二进上海、一进陕西的追凶之路。
(地图 箭头 字幕:河南省淮滨县余险的老家)

解说
    就在三月份的时候,另一组侦查员曾经到余险家追捕,但没有线索。这一次,余家人和上次一样,答复依旧是那句话――余险没有回过家。这时,一个普通的柜子引起了大队长陈文章的注意。

同期
    三月份的时候 来 没有锁 而且她家里面也是比较穷的 应该说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三月份没锁 现在为什么会锁

解说
    看到侦查员走近柜子,余险的父亲明显地紧张起来,这让两位侦查员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在经过耐心地劝说下,余险的父亲打开了木箱。在木箱的最底层出现的东西,让民警眼前一亮。

同期
    追逃工作 余险要被抓捕希望来了 所以我们从那一刻开始 就对余险的追逃 应该说信心百倍

解说
    报纸覆盖着余险的几张生活照片,看起来确实是个眉清目秀,文文静静的瘦小女孩,无法把她和骗婚杀人的凶手联系在一起。在这些照片中间夹杂着一张从结婚证上的撕下的照片,照片中的新娘就是余险。

同期
    一下子距离就马上拉近了 好像马上我们就感觉到余险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很快就会抓得到她了 所以当时确实是很兴奋

解说
    新娘旁边的青年男子并不是死者徐永清,那么余险的这次结婚对象是谁呢?

同期
    怎么样去查 说这个男的是什么地方的 为什么结婚证上面的照片会撕下来

解说
    结婚照片上的余险表情冷漠,没有想象中新娘的幸福表情,两个侦查员反复地看着余险的这几张照片,突然,余险的一张生活照片背面的一行数字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

同期
    刚好有七个阿拉伯数字 而且七个阿拉伯数字又不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当时考虑到说如果七个连在一起刚好是七位数字是不是一个电话号码 如果是电话号码 那可能就是这家照相馆的电话号码

解说
    事实证明这个办案思路十分的正确,经查证后,那是另一个县城——息县的一家照相馆的号码。这说明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息县人。经过努力,警方终于在息县民政局近万份的结婚登记档案中查到了和余险家发现的那张一模一样的结婚照片,那个男人叫夏亮。

同期
    既然找到她老公家庭住址 叫什么名字 那应该抓余险就不成问题了

解说
    也许余险为了逃避追捕更改了姓名,两位侦查员顾不得深想,马不停蹄地赶往夏亮家,一路上,他们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

同期
    心里面想这趟顺利的话 我今天就可以把她抓回来了

解说
    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夏家,他们却大失所望,夏亮长年在上海打工,已经很久没有回家,至于他结没结婚,就连他的母亲也说不清楚。

同期
    到上海要不要去 去有没有希望 茫茫的上海要找一个夏亮确实难找 找不到压力很大 但是作为一名侦查员 既然有那么一点线索 你不去找不行

解说
    在上海这样一个大都市里,要寻找一个夏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依靠上海先进的外来人口登记制度,两名侦查员在工作了十天后,终于查到了有关夏亮和化名为王海兰的余险的一点线索。

同期
    老伯就说照片上的女孩子我见过 还是第一个找到有见过余险的人

解说
    这个见过余险的人是一家服装厂的门卫,他告诉警方他曾经在2002年的时候看见过一次照片上的年轻瘦小的女孩儿,当时她登记的名字是王海兰。门卫还听说夏亮已经和这个女孩子分手,因为这个女孩骗了他两万块血汗钱。而夏亮也早离开了工厂不知去向。

同期
    我们考虑说要不要第二次进河南 进息县 进息县 有没有价值

解说
    继续留在上海调查,获得有关余险线索的可能性已经很小,那么要不要二进河南继续通过调查夏德亮来获得余险的下落?对于两个侦查员来讲,这是个艰难的决策。

同期
    不去呢 线索肯定没了 就这样断了 还是要去找

解说
    两位侦查员再次抵达河南后,经过大量工作,终于联系上了亮,夏德亮说他仍然在上海,表示要和两位侦查员面谈。这就意味着二进河南以后,侦查员还要二进上海。

同期
    当时那种心情确实是酸的比甜的多 说真的 去那边查到什么线索一点把握都没有

解说
    在上海,夏亮向侦查员描述了余险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性格,谈吐,爱好和穿着,并说余险很可能就在息县城关附近的网吧打工。两名侦查员没有片刻的休息,按照夏德亮提供的线索,三进河南,却依然没有找到余险,而且线索就此中断。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返回到福建长泰。

同期
   回来之后 我们的民警有的看到我们陈副头发也长了也白了那个脸都肿了 我们民警就开玩笑说 陈副你到河南去 胖了 而且脸上长了一个拇指大的青春痘哎呀 还年轻了 四十八岁的年纪长出这么大的一个青春痘不容易啊 当时说真的民警也是跟我们开玩笑 但是我们心里面还是很不好受

解说
    就在两位民警为没能抓到余险而着急的时候,一个新的希望出现了。有线索表明,余险很可能在陕西的咸阳。于是,两位民警立即赶往陕西咸阳,在余险经常出没的场所调查走访。当时是六月中旬,陕西正值酷暑。

同期
    那时候非常热 又在马路边热得半死 我们陈副跟我讲 他说哪怕晒成黑木炭 只要余险在咸阳 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解说
    时间在调查走访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第七天,一个酷似余险的瘦小身影出现在侦查员的视线中。

同期
    当时说真的 心好像要跳到喉咙来了 特兴奋 陈副用手把她一拉 说你是哪里人

字幕:余险 20岁 河南省淮滨县付庙村人

解说
   随着余险的归案,案件中的谜团被逐一破解。2001年8月9日,在余险成功骗婚后第三天,她为了脱身并且灭口,准备了一杯毒水想要毒死徐永清,可是徐永清没有喝。于是,她就借口想要看看徐永清系领带的样子,在徐永清毫无准备跪下身的那一瞬间,她下了杀手,用领带死死勒住徐永清的脖子,并用脚先后踩住他的背,脖子以及胸口,把他活活勒死在了她的脚下,同时她也将自己推向了罪恶的深渊。

字幕(滚动)
2001年
8月,长泰警方接警,展开侦查。
9月,侦查员赴广西,开展调查。
12月,侦查员赴广东,获取余险作案的证人证言,确定余险为犯罪嫌疑人。同月,赴河南第一次追捕余险。
2002年
2月,侦查员第二次赴河南追捕余险
3月,长泰警方向其它省市公安机关发出协查余险通报。
6月,开展网上追逃。
2003年
12月,赴新疆追查余险下落
2004年
3月,侦查员第三次赴河南追捕余险
5月,侦查员第四次外出追捕余险,在三进河南,二进上海,一赴陕西后,在陕西咸阳抓获余险。

漫漫三年追凶路

  2004年8月20日,长泰县公安局正式向县检察院递送了一份起诉书,宣告了该县“2001·8·9”特大骗婚杀人案圆满告破。3年前,也就是2001年的8月9日,枋洋镇上洋村村民徐北一家身材高大,超过1米8,并且体魄强壮的大块头儿子徐永清被人勒死在自家床上,徐家花钱买来的媳妇也不知去向。

 经侦查,警方得知失踪的女人名叫“余显”,16岁,是广西人梁克川、梁怀叶两男子带到长泰卖给徐家的。兵贵神速,侦查人员立即赶往广西,抓获了梁克川和梁怀叶。经审讯,二梁供出“余显”的真名叫余险,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付庙村人,是和他们一起来福建骗婚的。侦查人员赶至河南余险家,发现余险案发后回过家,但现已离家出走,不知去向。

 2004年6月20日,一直坚持追捕的长泰县公安局再次派出副局长陈荣生、刑侦大队长陈文章赶赴河南,又一次来到余险家。他们在余险的家中,发现了一张余险的身份证及4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余险与一男青年的结婚照,是从结婚证上撕下来的。经对结婚照反复研究,他们发现生活照背面有相馆打印的英文字母及一排7位数的阿拉伯数字。他俩分析判断,该数字可能是照相馆的电话号码,于是便决定从电话号码查起。不久,他们即查到了息县城关“丽人”相馆的电话号码与照片背面的数字相符,可该相馆已于2003年初关闭,相馆主人是外地人,已不知去向。陈荣生、陈文章又到息县民政局翻找结婚档案。经过对3000多份档案的查找,终于在一档案袋中,发现了一份档案上的结婚照与余险家中发现的结婚照完全相同,登记表上填写的姓名为夏德亮和王海兰。再到息县公安局查看上述两人的身份证,发现王海兰的身份证属假证。

 经进村入户了解,夏德亮长期在外打工,具体住址不详,其妻子也跟他一块打工,很少回家。6月23日晚,陈荣生、陈文章两人再三思考后,决定隔天启程前往上海,先到河南籍打工者较多的上海闵行区。抵沪后,他俩先从余险家中发现的电话号码入手,结果发现该号码是闵行区居民陈青福家中的电话。调查得知,该人为人老实,其家有两户外来人员租住,均是年轻夫妻,特别是其中一家的妻子,又瘦又小,像未成年人。两户人都自称是安徽人。经秘密与陈青福接触,并拿出余险与夏德亮结婚照片让其辨认,陈青福说其中有一租户女的有点像余险,就是那位瘦小的妻子。于是,陈荣生、陈文章在征得陈青福同意后,即自称是陈青福广东来的亲戚,直接到陈青福家中探望。但结果令他们失望,余险和夏德亮早已经搬走。陈青福家的邻居也反映,未曾再见过余险与夏德亮来过陈青福家。

 在上海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几天后,他们查明了夏德亮曾于2002年分别在浦东区麟佳服饰有限公司和松江区上海羽扇服饰有限公司打过工。来到上海羽扇服饰有限公司了解,厂方说,夏德亮一年前因与同厂工人打架被开除,现不知去向。赶往麟佳服饰有限公司查询,公司传达室的老伯通过照片,一眼就认出夏德亮是那个河南工,2002年曾在该公司打工,前两年因公司缩编被辞退。老伯还说照片中的女孩曾来过公司找夏德亮,据说是他的妻子。老伯还反映:听说夏德亮后来与妻子分手了,原因是妻子骗走了夏德亮不少钱。7月2日中午,陈荣生、陈文章不顾疲劳,乘长途大巴再次来到河南息县。又走了1个多小时的乡村小道,来到许店乡周楼村夏德亮的家。在征得夏母默许后,他们进入她家卧室,从一张旧办公桌抽屉里找到一本手写电话本,里面记着夏德亮的手机号码。谈起夏德亮与余险结婚的事,夏母显得有些激动。她说,这都是王家三搞的鬼。王家三与余险合伙,骗走了他家的2万多元。夏母还说,王家三是息县关店乡中心寨村人,余险是其干女儿,看着瘦小不起眼,态度也温和,其实很有心机,心狠着呢;夏德亮现在上海打工,听说打工地点在北翟路一动物园旁。

 曙光再现。两陈再次飞抵上海闵行区。他们给夏德亮打手机,说明自己是警察,要求与夏见面。夏当即答应。第二天,两人准时来到会面点。据夏反映,王家三的老婆与夏是表亲,而王家三认识余险后,便将余介绍给夏当老婆,还为余险办了一张化名为王海兰的假身份证,并于2002年7月1日,替夏、余两人办理了结婚证。事成后,王家三和余险共拿走夏家礼金2万多元,现王家三不知去向。婚后,夏与余以夫妻名义到上海打工。两人相处两个月后,余就不辞而别。夏德亮还说,余险喜欢听流行音乐和上网,也爱看电影,平时上身穿着暴露,最爱穿紧身小上衣,下身爱穿喇叭长裤和厚底凉鞋,身高1.5米,体重30来公斤,身材非常瘦小,说话声音轻细,非常娇声嗲气,经常光顾歌舞厅,夜总会等娱乐场所,很会讨好和巴结男人。

 根据夏德亮反映的情况,警方判断余险在息县的可能性很大。合计后,两人即决定四进息县。在当地警方积极配合下,他们采用秘密与公开相结合的手段,连续5 天,对全县100多家歌厅、舞厅、酒家等外来人口聚集地进行地毯式清查。结果丝毫音讯也没有。

 正当案情陷入僵局时,他们得到一个情报:余险可能住在陕西省咸阳市东郊。机不可失。已累得瘦了一大圈的陈荣生、陈文章不敢耽搁,又风尘仆仆地赶赴咸阳。咸阳的七月,天热气燥,可他们铁了心———哪怕晒成木炭,也要把余险找到。7月26日上午10时,他们在关系人帮助下,在某菜市场里发现了一个很像余险,年纪轻轻,穿小上衣,喇叭裤以及厚底凉鞋的瘦小纤细女人。陈荣生快步赶上那穿蓝衣红裤的女孩,陈文章也紧随其后。而后,陈荣生忽转头拦住女孩,问其是哪里人。女孩说是河北石家庄人,叫童文。问其详细地址,她却支支吾吾说不上。经仔细辨认,他们基本确定这女孩就是苦苦追寻3年的杀人在逃人员余险。将那女孩带到附近的文林派出所审讯,该女孩便道出真相———她就是余险。7月28日,陈荣生、陈文章将余险顺利押解回长泰。

 经审讯,余险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16岁那年,她独自南下广东,结识了广西人梁克川。2001年7月,她和梁克川及他的朋友梁怀叶一起来到福建骗婚,她假装被卖给徐永清当老婆,婚礼当晚彩礼到手,骗婚就算成功。婚后过了三天,也就是同年8月9日那天,余险觉得钱财捞够了,决定当晚逃离徐家,并准备在逃跑前把徐永清杀死灭口,以免他走漏风声。于是当晚,余险借到徐永清哥哥家串门的机会,以预防老鼠为借口,要了两瓶毒鼠强,趁去卫生间时将毒药倒进矿泉水中,并在路过徐永清父亲的卧室时,顺手从里面偷拿了300多元。当晚11时许,洞房的卧室床上,余险在和徐永清亲密后,将掺有毒药的矿泉水递给他喝。没想到徐只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不喝,用手向余险比划着,表示水不好喝,却丝毫没有怀疑到余险给他下毒,也让余险松了口气。

过会儿,二人在床上玩耍时,徐永清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穿西装系领带。余险立刻指着照片竖起大拇指,说他穿西装系领带很帅。于是,她用手比划着让徐去拿领带,再把领带递给她,然后假惺惺地帮徐系领带。余站在床上,在她的指挥下,徐乖乖的背靠她跪在床上。这时,余迅速从后面用领带套住并猛勒徐的脖子,同时站稳左脚,抬起右脚踩住徐的背部,同时双手死劲拽着领带,徐立时扭动身躯,双手乱抓,拼命挣扎起来,余则改用右腿死死顶住徐的背部,双手死死抓紧领带,最终徐支撑不住,被于拖倒,仰面躺在床上。在徐仰躺下来后,余又把领带在徐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双手继续死劲拎着领带,同时右脚踩住徐的脖子正面,直至徐在她脚下完全停止挣扎,不能动弹。余这时也感到筋疲力尽,双手又酸又麻,就松开领带,整个人站在徐的身上,双手叉腰,左脚站在他的胸口上并踮起,右脚用上全身的重量和力气踩着他的脖子,期间徐有过轻微挣动,最终在余的脚下一动不动了。余确定徐完全不动了好一会后,才坐在徐的身上休息起来。尔后,余坐在徐身上休息时,看着徐扭曲的脸,她怕徐未死,又将绕在徐脖子上的领带再次勒紧后,把领带两头捆在床头的木柱上,再用另一条领带将徐双手反捆,最后把徐的身体放平摊直,她才下床穿好鞋子,收拾细软,连夜逃离徐家。

  逃离徐家后,她回过一趟家,住了两天后离开,从此踏上逃亡之路。

  潜逃三年的杀人嫌凶终落法网。





立案公示

受理法院: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受理时间:2017-12-21 15:58:16
减刑建议:
罪犯余险,女,1984年11月28日出生于河南省淮滨县,汉族,小学文化,家住河南省淮滨县防胡镇付庙中组,捕前农民,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系未成年犯。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1月24日作出(2004)漳刑初字第76号刑事判决,以被告人余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元。入监时间:2004年12月28日。
        在服刑期间,因确有悔改表现,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8月24日以(2007)闽刑执字第417号刑事裁定,减为有期徒刑十八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改为七年;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3日以(2009)榕刑执字5219号刑事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于2011年7月1日以(2011)榕刑执字4290号刑事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于2013年9月2日以(2013)榕刑执字4871号刑事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于2015年9月25日以(2015)榕刑执字第6798号刑事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送达时间:2015年10月19日。刑期自2007年8月24日起至2018年6月23日止。
       现在福建省女子监狱十分监区服刑。属一级宽管级罪犯。
       犯罪事实:2001年7月余险与梁克某、梁怀某、黄某以找婆家为借口骗取钱财,占某付给人民币12900元后将余险带回家,当晚被识破,占某追回全部款项。2001年8月6日采用相同的手段骗取徐某人民币5200元。同年8月8日晚,余险利用两人在卧室床上之机,借口给徐系领带,并用领带勒以及脚踩徐某脖子致其不动后,将领带悬挂在床头,又将徐某双手反绑后逃离。经法医鉴定,徐某系因颈部被强烈压迫加上悬吊,生前勒死,又被死后悬尸。
       财产执行情况:处罚金人民币五百元。已执行,在(2009)榕刑执字5219号刑事裁定书中有体现。

                           改造期间表现
思想改造: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服法,服从管教,安心改造,能按要求背诵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主动搞好公共和个人内务卫生,能积极参加监狱和分监区开展的各项活动。
学习情况:能积极参加“三课”学习,遵守学习纪律,态度端正,认真做好笔记,完成作业。此外,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各项文体活动,如学唱狱园歌曲、队列训练等。
生产改造:在劳动中态度较端正,遵守劳动纪律,在生产中能服从调配,熟练掌握生产技术,能按时完成生产任务。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下半年均被评为监狱劳动改造能手。
奖励情况:获表扬6次。
自2015年10月至2017年10月,累计考核分3730分。
    综上所述,罪犯余险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服法,安心改造,能遵守监规纪律,认真参加“三课”学习,劳动积极肯干,完成生产任务,确有悔改表现。
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经公示无异议,建议对罪犯余险予以减刑五个月。


如有意见请于公示次日起五日内向我院提出
意见反馈方式:电话:059187073230 邮箱:fzzysjt@163.com 通讯地址: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256号

回复 共4条
上一页跳页下一页